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百科 > 定陶之戰

定陶之戰

2020-01-08 01:00:12 來源:亮劍軍事網

  在咸陽再次陷入血腥的政治斗爭的同時,章邯則在函谷關以東取得了又一個令人振奮的戰果——定陶一戰斬殺了項梁。這是繼陳勝被殺后,山東反秦聯軍遭遇的又一次重創。
項氏是楚國傳統的軍事貴族,即便在秦統一天下之后,項氏在楚地南部的原封地(秦會稽郡 )依舊保持著強大的影響力。依照史書記載,當地的婚喪典禮,都要請項梁來主持祭祀——不要把他想象成婚慶主持人,在古代,祭祀和戰爭是國家最為重要的兩件大事,能夠主持祭祀的,必是當地的德高望重者。即便是郡守殷通,也必須和這位“地頭蛇”搞好關系,才能擺平當地的政務。
大澤鄉的陳勝、吳廣起義,就如同在一瓶“過冷水”中投入的一枚硬幣。項梁攜其侄項羽,殺掉了原本也打算造反的郡守殷通,在楚地起事,之后迅速收編當地政府武裝力量,同時動員起了原封地的子弟兵——八千江東子弟。相對于黔首出身的陳勝、吳廣,項氏叔侄擁有更為專業化的武裝力量以及堅實的根據地。在戰國時代,北方諸侯國都已經歷了比較深刻的變法,對貴族勢力已經有所削弱,而楚國的封建制卻始終異常頑固,因此到了秦末,比之北方的貴族復辟勢力,楚地貴族的力量也要強得多。
所謂八千江東子弟,他們的老家其實就是現在的蘇州一帶。當時那里的人文氛圍和現在正好是相反的,民風尚武,以出勇士而聞名,直到隋唐時代,江淮勇士依舊聞名天下,隋末唐初王世充駐守洛陽的精銳部隊,便是由江淮勇士構成。而“子弟”一詞,用今天的話來說,則表明他們應該屬于當時的中產階級。相對于一般的農戶,這個階層要更富裕,自小便會接受必要的軍事訓練,以隨時準備被征召入伍。而從利害關系而言,他們也最有理由保衛背后的政權。相對于“少年”們拼湊出的烏合之眾,他們的戰斗意志、紀律性都要高得多。
起事之后,項氏的兵力迅速由幾千人擴充到五六萬人,這其中包括收編了秦嘉所率的張楚殘部、鄱陽湖的大盜英布以及劉邦所率的兩三千沛豐子弟。由于項氏“前期投資大”,做到了完全“控股”,因此對這些后期“參股”的力量保持了不錯的控制力,這一點遠不是陳勝、吳廣可以比擬的。
與此同時,項梁聽從謀士——縱橫家名士范增的建議,迎回了早已淪為羊倌的楚王室后人熊心,將其立為楚懷王。項氏在戰國時代尚且與楚王室若即若離,保持著一種聽調不聽宣的關系,此時自然不會真心忠于楚王室——否則也不會有后來的項羽殺義帝,其所圖者,無非是一個能夠有效調動得起楚國各個部族的旗號。陳勝自立為王,是因為他根本沒有能力掌控一大堆貴族,而項氏則握有足夠的資源,能夠保證楚王始終只能作為傀儡。
項氏在楚地搞得如火如荼的時候,齊地的田氏 ct 也加入了叛亂的行列。東方六國中,唯獨齊國是不戰而降,因此齊地貴族勢力也保留了大量的影響力。
田氏起事于狄縣,其過程幾乎就是項氏在會稽的翻版——殺掉地方官,利用一直以來對當地基層的實際控制力,迅速掌握政權,之后收編政府武裝,并且在自己的舊封地擴充力量。所不同的是,田氏并沒有項氏那么強的定力,剛剛擴充起力量,便一路向西殺了出去,之后被章邯大軍一部輕而易舉擊破,自立為齊王的田儋被秦軍擒殺。之后,秦軍一路殺來,將田榮、田橫(田儋的兩個兄弟 )困在了東阿城里。不得已,田氏只能向會稽的項氏求援。戰國時代,諸侯國之間的相互救援并不鮮見,但這并非出于道義,而是一種投資——或是為了維系地緣上的平衡,或是為了從受援者身上攫取利益。
齊國所處的山東半島北接燕趙,南抵江淮,在地緣上和楚國有著極強的關聯性。解放戰爭時,解放軍在完成孟良崮、濟南等一系列戰役之后,隨即便展開淮海戰役,其中的地緣原理便在于這里。因此,項梁發兵援助齊國,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圍困東阿的秦軍被不期而至的楚軍打得大敗而回。
東阿一戰,不僅解決了楚地東北部的安全問題,同時也讓楚人有了進取中原的機會。很快,項梁就派遣項羽和劉邦聯軍攻擊城陽(位于今天山東省與河南省交界 ),在經過了慘烈的攻城戰之后,城陽最終易手。由于遭遇了守軍頑強的抵抗,楚軍在進城之后展開了瘋狂的屠殺——古代戰爭史上,屠城的惡例便始于秦末。春秋戰國時代,雖然戰爭同樣非常慘烈,但一旦戰爭結束,交戰方都會表現得非常克制,戰后殺降乃至對平民進行屠殺的例子鮮有記載,長平之戰可能是唯一的例外 cu 。而自楚漢時代開始,屠城成了一種威懾手段,不得不說,這是文明進程中的一種倒退。
城陽一戰之后,項羽、劉邦聯軍與項梁軍,形成了兩條相互平行的線——項羽、劉邦在攻破城陽之后,在項梁軍南翼繼續向西,抵達杞縣(今河南省開封市附近) ,在這里再次與秦軍展開激戰,斬殺了三川郡郡守、李斯的長子李由。而項梁則在同時率領楚軍主力,攻擊濮陽,這期間,項梁數次戰勝章邯。一連串的勝利徹底沖昏了項梁的頭腦,他沒有意識到,這些勝利來得太詭異了:隨著快速推進,楚軍的兵力正在越來越分散,而章邯所率的秦軍此前雖然打了幾場敗仗,卻并未傷及根本,相反,來自咸陽的補充兵力正在源源不斷地來到濮陽。
與此同時,劉邦、項羽正在南翼高速急進,大量的中原之地成為楚的領地。這種情況下,項梁根本不會舍得讓南部的楚軍放棄已有戰果,來回援楚軍主力。此外,楚軍與齊國盟友間的關系也早已宣告破裂:田儋被殺之后,田假隨即自立為齊王,后者是齊國末代君王齊王建的胞弟,顯然齊王假更接近正統。田榮、田橫兄弟倆隨即放棄了攻秦,轉而在齊地“平叛”——雖然已經被亡了一次國,但貴族們顯然沒什么長進。
齊王假雖然在血統上具有正統地位,可是硬實力卻遠不如他的遠房親戚們,三下五除二便被打跑了。逃亡中的齊王假最終選擇了投奔楚,而項梁也非常慷慨地接納了他,將這樣一個“正統”捏在手里,其中的意義顯然是不言而喻的。項梁的這一決定,使得田榮、田橫這些齊地的實力派徹底和楚軍決裂。
公元前208年九月,此時距離李斯全族被誅殺已經過去兩個月,士兵們或許還在躍躍欲試,等待著下一場戰斗,而秦軍的高級將領們,卻正處于一片迷茫之中:朝堂之上,趙高已經一家獨大,胡亥已經淪為有名無實的傀儡,文官集團中,一個人所處的位置高低,完全取決于他與趙高的親密程度。這種情況下,前線的將軍們成了趙高的眼中釘——軍人靠戰功授爵,靠戰功獲得提拔,也就是說,軍人可以完全不受文官集團朋黨關系的制約。而對于章邯等人來說,此時如果他們戰敗,必然會讓趙高抓住借口除掉;如果戰勝,則會進一步被趙高視作潛在威脅,那么最終的結果依舊是被干掉……
然而戰爭終歸是要繼續打下去,在這種進退維谷的局面下,將軍們早已失去了繼續作戰的理由,可是此時回咸陽必然是死路一條,或許對他們來說,戰爭是唯一能讓他們暫時忘掉困局的麻醉劑。
自七月開始,中原地區迎來雨季,這一下,就下到了九月。連綿不斷的秋雨讓項梁進一步喪失了警覺性。在古代,雨季是最不適合行軍的,相對于防守方,雨季對進攻方的影響要大得多。此時,項梁大軍正在定陶(今山東省菏澤市下屬的一個縣 )城下圍困秦軍。讓項梁沒有想到的是,此時,一支秦軍正在悄無聲息地從背后向楚軍襲來,鋪天蓋地的大雨讓秦軍的行進變得異常困難,但也掩蓋掉了一切征兆。
在雨中行進了一天一夜之后,這支狼狽不堪的秦軍突然出現在了項梁的背后。楚軍在突如其來的攻擊下很快便陷入一片混亂,由于與盟友的關系早已破裂,距離楚軍最近的齊軍選擇了作壁上觀。等到項羽所部急急忙忙地回援時,戰斗早已結束,留給楚軍的只剩下一堆被割去首級的尸體,這其中也包括項梁的。
至此,崤山以東最強的一支貴族叛亂力量遭到了重創,其他諸侯軍隨之噤若寒蟬。然而這一切對于章邯以及所屬的秦軍將士而言,已經變得毫無意義,隨著朝政的崩塌,秦軍的軍功授爵體制早已無法繼續兌現。雖然可以攻破叛亂的城池,咸陽卻派不出官吏和更多的武裝力量來恢復秩序。這支屢戰屢勝的秦軍,在帝國腹地甚至湊不齊足夠的給養。一切跡象都在表明,一切都即將結束。

上一篇:大秦悲歌 下一篇:巨鹿之戰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定陶之戰 
歷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 })(); 捕鱼达人2破解版 甘肃麻将作弊器 电脑上利用打字赚钱 安徽快三 国外农村做什么生意赚钱 退换无忧怎么赚钱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盘口 9月4号出门赚钱日子好不好 篮球比分188 4399小游戏捕鱼大亨 2017远征2赚钱攻略 新新浪体育 快乐时时彩 池州榨油坊赚钱吗 攒劲甘肃麻将苹果版 吉林十一选五 捕鱼大亨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