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大工廠集中在那" />
當前位置:首頁 > 風云人物 > 列寧傳:同勞動群眾在一起

列寧傳:同勞動群眾在一起

2019-05-14 22:19:23 來源:亮劍軍事網

  1893年秋,列寧來到圣彼得堡。這時他二十三歲。沙皇通過他的省長、警察和憲兵,從圣彼得堡統治著整個俄國。
很多大工廠集中在那里。那時,圣彼得堡工人的階級覺悟和文化水平比俄國其他地區的無產者要高。那里有秘密的革命工人小組。在圣彼得堡,大小工廠的罷工和工人騷動經常發生。
那時,俄國的工業無產階級約有二百萬人。大多數集中在大工業中心:圣彼得堡、莫斯科、伊凡諾沃-沃茲涅先斯克、巴庫、頓巴斯等地。
就是在黑暗的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在農村什么革命運動都沒有時,城市里就已經不時發生罷工,罷工有時規模很大(例如1885年奧列哈沃-祖也沃地方莫羅佐夫工廠的罷工)。有些城市有了革命的社會民主主義小組(如勃拉戈耶夫、勃魯斯涅夫、費多謝也夫等小組)。
十九世紀最后十年,在俄國歷史上是以工業的快速發展著稱的。煤、石油、生鐵、鋼和紡織品的產量大量增加。工業的發展(這十年的后半期尤為顯著)推動了工人罷工運動的高漲。
列寧一到圣彼得堡,就同在當地工人中進行宣傳的一些秘密的馬克思主義小組建立了聯系,首先是同所謂“老頭子”小組聯系,小組中有斯·拉德琴柯、格·克拉辛、格·克爾日札諾夫斯基等人。
在那幾年認識列寧的同志都一致公認這位年輕的烏里楊諾夫在圣彼得堡秘密馬克思主義小組里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令人驚異的是他的博學,他的革命熱情以及他對工人階級事業的高度獻身精神。他以不倦的精力和青年人的熱誠投身革命工作,并迅速站到最前線,成為工人運動的領袖。
早在這些年里,列寧就強調對工人階級的一切敵人必須進行無情的斗爭,必須毫不退讓。為了使革命斗爭有實在的群眾力量基礎,他著重指出能夠冷靜地清楚地觀察形勢的重要性。列寧開始了解革命小組的全部領導成員,仔細觀察他們,從中選拔將來的戰友和建黨人,鍛煉他們并以無產階級為自身解放這一偉大事業把他們團結起來。
列寧的這些早期同志,包括有后來多年與我們黨的生存和斗爭休戚相關的人物(克爾日札諾夫斯基、克拉辛、克魯普斯卡婭、巴布什金、瓦涅也夫等)。在1893到1894年的冬天,列寧為了建立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的基本核心,開始發表演說。這些演說之后的討論,很快就暴露出哪些人是動搖的,哪些人想駁倒馬克思或者想把他們的“修正”引進馬克思的學說。在圍繞這些演說展開的理論斗爭中,列寧鑒別了他的朋友和敵人,開始團結了一批戰斗的同志。
他的第一篇演講《論所謂市場問題》①表明一個偉大的革命家和馬克思主義權威已經出現在圣彼得堡。列寧在這篇演講里,指出了俄國的正在發展中的資本主義的矛盾。他還指出,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基本任務是在俄國掀起一個有組織的工人運動。
1893年12月,列寧到莫斯科住了幾周,那時他家也在那里。
在莫斯科時,列寧起來反對民粹派的領袖沃龍佐夫。這件事發生在由沃龍佐夫演說的一個集會上,到會的大多是民粹派。他演講時,列寧說了幾句尖銳諷刺的插話,這些話大大觸怒了民粹派。演講完畢,列寧就走上講臺發表他的反對意見。這位青年馬克思主義者的演講有感人的說服力,它的科學論據,它所依據的各種統計材料,給每一個到會的人以極為深刻的印象。
列寧這些演講對于馬克思主義革命理論和實踐的發展有巨大影響。多年以后,不論是布爾什維主義的敵人或擁護者都常常提到列寧這些演講,把它看成是一種強烈戰斗性、真正科學素養和顛撲不破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的典范。
三十年后,克爾日札諾夫斯基寫道:“列寧1893年在圣彼得堡所作的最初幾篇演講,使我們有一種不能不信服的印象。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能像他那樣懂得如何把馬克思的深刻知識應用于我們大家當時關心的俄國經濟問題。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能像他那樣熟悉可用來研究俄國經濟情況的原始資料以及地方自治局統計中包含的豐富材料。我們當中也無人能像他那樣對斗爭中各種力量進行那樣深刻和廣泛的階級分析”。
在革命小組中以列寧的演講為中心而進行的討論有特殊的重要性,因為這些討論不僅是對于當前問題的辯論和討論,而且是列寧為了訓練革命家——將來黨的領導人——而組織的思想斗爭。
列寧有一個經過慎重考慮的策略和組織計劃:首先在理論和實踐上考驗圣彼得堡革命小組的成員,然后建立一個領導小組,通過它在群眾中間組織廣泛的革命工作。列寧堅定地向著他的目標邁進。
列寧還在秘密出版物上展開反對民粹主義的斗爭。他的著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們如何攻擊社會民主主義者?》就是由秘密小組的成員抄寫并膠印出來的。
這是列寧的部頭較大的“非法”出版的著作中的第一部。還在這部著作膠版翻印以前很久,就傳看著列寧用小而清晰的字體寫成的厚厚的抄本,這抄本引起了熱烈的辯論和激烈的答辯。格·克爾日札諾夫斯基說:“我們大家感到多么自豪啊,有這樣一個人加入了我們的隊伍。”
《什么是“人民之友”》一書,直到二十五年后,才正式出版(缺第二編,至今尚未找到)。這一著作表明,列寧能以卓越的天才將馬克思的學說應用于俄國的實際情況,以及他預見到的無產階級將來取得勝利的道路。
列寧的《什么是“人民之友”》是對民粹派的第一次重要的進攻。列寧認為首先必須給民粹派的理論予以打擊,因為正是這種理論,以其極端仇視馬克思主義的態度,擋住工人運動的道路,阻礙無產階級政黨的建立。
什么是民粹派的理論呢?他們認為俄國沒有資本主義,而且俄國也不會按照資本主義的路線發展;在俄國,工人占少數,他們不是革命戰士的先鋒隊。他們論證說,俄國可以避免資本主義發展的道路,社會主義能夠直接從俄國村社生長出來。他們認定村社將成為社會主義的基礎;他們否認農民中存在著階級分化。他們把農民運動看作是純粹社會主義的。民粹派認為“代表俄國未來的人是農民”。工人階級的運動使民粹派驚惶失措。他們跳出來反對工人階級的階級斗爭。民粹主義是一種典型的小資產階級理論,反映富裕農民的利益。它是馬克思主義的仇敵。
列寧和其他馬克思主義者向民粹派的這一有害理論進行了堅決的斗爭。列寧說:“代表俄國未來的是工人??俄國工人是俄國全體被剝削勞動群眾的惟一的和天然的代表。”①列寧指出,在俄國已經有了資本主義存在,而且只有在社會民主黨領導下的工人階級才能推翻它。
“它的勞動條件和生活環境本身就把它組織起來,迫使它開動腦筋,并給它以走上政治斗爭舞臺的可能。”②工廠工人是俄國整個被剝削人民(包括農民在內)的主要代表。他是被壓迫者在革命斗爭中的當然領袖。他要同資本主義進行堅決的斗爭。
列寧就這樣逐步地揭穿了民粹派的理論,對它作了尖銳的批評,并且用馬克思的學說來反對它。
民粹派的理論以前從未受過這樣無情的和無可反駁的批評。因此,馬克思主義在俄國同民粹主義的斗爭中經受了鍛煉。在《什么是“人民之友”》抄本的最后,列寧以這樣的預言作了結束:“??俄國工人就能率領一切民主分子去推翻專制制度,并引導俄國無產階級(和世界各國無產階級并排地)循著公開政治斗爭的大道走向勝利的共產主義革命。”①這里已經提出了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發展到社會主義革命的思想。
列寧的這些“抄本”對于參加俄國革命運動的人有著極大影響。它們提供了一個有力的理論論證以保衛馬克思主義,反對民粹派小資產階級的說教。它們指明應當如何進行無產階級的斗爭。
不過,民粹派并非馬克思主義惟一的敵人。馬克思主義也有某些“朋友”,但工人運動卻必須擺脫這些“朋友”。有一個由司徒盧威領導的所謂“合法馬克思主義者”團體,他們自稱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反對民粹派(盡管并不是堅決的),但同時也歪曲馬克思主義,閹割了它的革命內容。
司徒盧威在同民粹派的爭論中,也指出俄國有資本主義存在,而且它是在發展著。但是當司徒盧威跟在馬克思主義者后面承認俄國資本主義發展的必然性時,卻吹捧資本主義而否認其崩潰的必然性。司徒盧威并沒有得出任何關于爭取社會主義的結論,他同革命工人階級的運動離得很遠。他叫民粹派和馬克思主義者“向資本主義去領教”。因此司徒盧威表明他自己就是資本家的一個幫兇。最初,他用各種革命詞句把他的資產階級思想掩蓋和偽裝起來,但是列寧立刻就看穿了他。
在研究小組里,列寧尖銳地批判了司徒盧威。在司徒盧威參加的一次辯論會上,列寧指出司徒盧威立場的特點是“馬克思主義在資產階級著作中的反映”。
后來,列寧在他的重要著作《民粹主義的經濟內容及其在司徒盧威先生的書中受到的批評》①里揭露了所謂“合法馬克思主義者”的資產階級本質。
司徒盧威不久就成為自由派的首領,也就是希望把沙皇權力限制到足以加強資產階級地位的程度,但是又很懼怕無產階級強大起來的那部分資產階級的領袖。在第一次革命失敗之后,自由派就向沙皇屈服。在蘇維埃政權建立以后,司徒盧威和他的追隨者已在保皇黨和反革命派的陣營里;他們變成蘇維埃政權的兇惡敵人。
列寧嚴厲地批判司徒盧威,因為他歪曲和“修正”馬克思主義。列寧知道司徒盧威不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而是一個資產階級的擁護者,他竭力想把工人運動置于資產階級影響之下。
列寧在他還很年輕時對司徒盧威進行的批評之所以顯得極為出色,是因為連普列漢諾夫這樣一個俄國第一個馬克思主義組織“勞動解放社”的創始人都沒有對司徒盧威立即采取正確的態度。正是在這個問題上,在列寧與普列漢諾夫之間發生了第一次意見分歧。而這些意見分歧,后來也證明并非偶然。在這里,普列漢諾夫的未來的機會主義,列寧的始終如一的馬克思主義和真正無產階級的革命主義,已經顯示出來了。
后來,在1907年,列寧寫道:“??過去同司徒盧威進行的在很多方面已經過時的論戰,可以做大有教益的借鏡。
這種借鏡表明理論上不調和的論戰在實踐上和政治上的價值。人們無數次地指責過革命的社會民主主義者,說他們太喜歡同‘經濟派’、伯恩施坦派、孟什維克進行論戰。??
從這個角度來看看十年以前的情況,當時在理論上同‘司徒盧威主義’已經有哪些分歧,以及哪些不大的分歧(初看起來不大)引起了各政黨在政治上的徹底分野,??這是很有好處的。”①1894年春,列寧開始在圣彼得堡工人中開展廣泛的宣傳。他在研究小組中進行工作;另外他對更優秀的工人進行特殊的教育,訓練他們成為革命運動和工人政黨未來的組織者和領導人。
在研究小組中,列寧把理論與實踐密切結合起來。他向工人宣讀并講解《資本論》和馬克思其他著作。然后,他總是向他們詢問他們的工作和工作條件,并向他們解釋如何才能改變現存的社會制度。
他從工人階級的生活中舉出例證,說明工人惟一的道路是組織一個無產階級政黨,并從事革命斗爭以反對沙皇和資本家。一個杰出的工人革命家巴布什金曾是列寧小組的組員,他講過列寧怎樣宣傳馬克思主義。
“這位演講人不看稿子,隨口把這門科學講給我們聽。
他常常設法誘導我們發言或引起我們討論,然后他推動我們前進,使每個人不得不把他對某一個問題的正確觀點說給別人聽。因此,我們的演講會變得很生動有趣,而我們也開始習慣在大庭廣眾中講話了。這一研究方式為學習的人弄清某一個問題提供了很好的方法。我們大家很喜歡這些演講,我們這位演講人的理智力量使我們大家始終感到興奮,我們常常開玩笑說,過度用腦使他的頭發都脫落了。
同時,這些演講訓練我們去獨立工作和搜集材料。這位演講人經常交給我們一些寫著問題的表格,回答這些問題需要我們自己對于工廠和作坊中的生活有深刻的認識和觀察。”
在列寧以前,宣傳只限于小范圍的工人研究小組。到了列寧,才改變方法,根據群眾日常經濟要求,在群眾中進行廣泛的鼓動。列寧引用工人艱苦物質生活狀況中的具體例證,指導、教育和組織工人階級同專制制度進行斗爭。在列寧的提議下,成立了一個中心領導小組,一切工作都以更有組織的方式進行。這個小組的成員分往一定的地區。除列寧外,這個小組還有克爾日札諾夫斯基、馬爾托夫、瓦涅也夫等。
克爾日札諾夫斯基和列·克拉辛、格·克拉辛兩弟兄一樣,那時是工藝學院的學生。
死于流放中的瓦涅也夫是一個經過考驗的真正革命家的模范,他全心全意地獻身于無產階級解放事業。
克拉辛兩兄弟之一的列奧尼德,后來是我們黨的中央委員,他在1905年革命時,在提供工人武器和組織秘密工作的技術工作上做了大量工作。在蘇維埃政府中,他擔任過鐵道人民委員,駐英大使,外貿人民委員。
工人巴布什金和舍爾古諾夫后來都成為黨的前衛戰士。
巴布什金在1905年革命時為沙皇殺害。
其他許多布爾什維克都是列寧在他進行革命工作的頭幾年訓練和教育出來的。
列寧不只是局限在工人中進行口頭宣傳。列寧還設法向更廣大人民群眾說話。警署條例禁止舉行集會或群眾大會,列寧就采用秘密出版書報的辦法。
他寫了好幾個傳單,告訴工人如何進行斗爭。1895年初,他寫了第一張傳單,是關于謝勉尼科夫工廠工潮的。這張傳單是以該廠的工人為對象的,它對該廠工人產生了強烈的影響。
列寧寫了一本討論對工人罰款問題的小冊子《論罰款》①在秘密印刷所印的這個小冊子,向工人說明沙皇和廠主如何剝削無產階級,并號召他們團結起來,為反對政府和廠主而斗爭。
列寧指出,工人同廠主的斗爭不可避免地使工人注意到國家問題和政治問題。他說,廠內的任何一次沖突,不可避免地引起工人同法律和政府代表的沖突。在這一斗爭中,無產階級開始認識到自己切身的利益。
工人政黨應當激發并提高工人的階級覺悟,幫助他們爭取日常生活需要,告訴他們必須為無產階級專政、為社會主義而奮斗。工人政黨應當向工人說明他們在國家中的地位和他們作為反對一切剝削形式的戰士所起的作用。
列寧和他領導的小組在圣彼得堡無產階級中進行了這一革命工作,所以秘密的工人小組的數量增加了。圣彼得堡當時叫作“社會民主主義小組”的團體不久就改名“工人階級解放斗爭協會”。
這是列寧建立一個無產階級的戰斗的新型政黨的嘗試,這個黨與西歐社會民主黨不同,它的基本任務是用革命手段推翻現存的社會制度。
列寧慎重挑選和團結圣彼得堡的革命力量,同時與一切機會主義錯誤和違背馬克思主義的傾向進行無情的堅決的斗爭。而這些機會主義錯誤和違背馬克思主義的傾向為數甚多。
一些人鼓吹設立獨立于社會民主主義者(即革命馬克思主義者)的工人福利基金的計劃,說這基金會使工人圍繞著他們的經濟要求而團結起來。這是經濟主義的苗頭,這種趨勢會使工人脫離革命的政治斗爭。列寧堅決反對這個計劃,結果它被放棄了。
列寧同馬爾托夫有意見分歧,馬爾托夫不懂得列寧關于必須建立一個工人政黨這一思想的真正重要意義,對司徒盧威和未來的經濟主義者也不能采取批判態度。
因此,在工人政黨剛剛形成的時候,列寧就不得不開展頑強的斗爭以反對那些企圖把工人階級運動置于資產階級影響之下的機會主義者。
1895年春,列寧患了嚴重肺炎。他病愈后第一次出國。
列寧病前就打算到國外去。他出國的目的是同那里的革命者建立聯系,研究國內缺乏的馬克思主義革命文獻,親身了解國外的工人階級運動及其領導人。他在瑞士、巴黎和柏林呆了將近四個月。
他在國外見到了普列漢諾夫及其“勞動解放社”成員。
以前的俄國民粹派組織認為社會主義將從村社中生長出來,從而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農民中的革命工作上。只有幾個工人階級組織,像哈爾土林和奧爾諾爾斯基領導的南俄工人協會(1875年)和俄國北方工人協會(1878年),才認識到工人階級是革命力量并指出工人必須爭取政治自由。但它們都不是馬克思主義組織。只有社會民主主義的“勞動解放社”依據馬克思的學說指出,工人階級是推翻專制制度并為反對資本主義和爭取社會主義而斗爭的主要力量。
這個開創俄國社會民主主義趨勢的團體,對八十年代涌現出來的馬克思主義小組有著極大的影響。它同“民意黨”
作斗爭,并幫助在俄國傳播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但它的成員都住在國外,同俄國社會民主主義者離得很遠,也沒有辦法開展廣泛活動。
列寧同“勞動解放社”成員會面的目的是要建立該社同俄國的聯系。列寧作為俄國國內同志代表,答應在經濟上幫助它,使它既能出版其他通俗書刊,又能出版《工人》這一供黨的干部閱覽的期刊。
列寧的來到,給國外“勞動解放社”的工作人員一個極其強烈的印象。他們感到他是同俄國工人階級運動有密切聯系的馬克思主義革命家新的一代的代表。“勞動解放社”的一個成員波·阿克雪里羅得(后來成了孟什維克)多年后這樣寫道:
“同烏里楊諾夫的這幾次談話,實在是一件樂事。至今回憶起來,我仍然認為是在‘勞動解放社’生活中最幸福最愉快的時刻。”
這幾次談話也十分清楚地表明了列寧同普列漢諾夫等人的某些意見分歧。普列漢諾夫對列寧說,他,弗·烏里楊諾夫,是背向著自由主義派,而他們“勞動解放社”則是面向著自由主義派的。普列漢諾夫這番話暗示他責備列寧對司徒盧威這班人抨擊得太過火了。
與普列漢諾夫、阿克雪里羅得以及“勞動解放社”的其他成員不同,列寧在九十年代中葉已經清楚地看到,工人階級在反對專制制度斗爭中的獨立作用和俄國資產階級在這一斗爭中的冷淡和怯懦。列寧在國外結識了法國和德國工人階級運動的領導人,參加了工人的集會,去了工人俱樂部,還在圖書館進行研究工作。
1895年秋,列寧回到圣彼得堡。他帶回一只夾底的手提箱,里面裝著國外出版的秘密俄文書刊。在入境時,憲兵拍拍箱子的夾底,列寧以為他的秘密已被發覺而會被捕,可是一切順利過關。
回到俄國以后,列寧走訪了不少城市(莫斯科、維爾那、奧列哈沃—祖也沃),同那里的革命者取得了聯系。
他對圣彼得堡的社會民主主義者已經了解得相當清楚;他現在的目的是要更好地了解其他城市的馬克思主義革命家,把最優秀的人才選拔出來,親自考驗他們并把他們爭取到他這邊來。他聚集俄國革命者中的領導力量,準備出版一個報紙,把分散的馬克思主義小組統一成為一個工人政黨。
1895年秋天和冬天,圣彼得堡開始出現一個工人階級運動的高潮。工人中間發生了一種不安的浪潮,普梯洛夫工廠、桑頓和拉斐爾姆工廠、一個鞋廠以及其他企業都舉行了罷工。
以列寧為首的“工人階級解放斗爭協會”積極地領導工人們的這次斗爭。它也同樣積極地領導圣彼得堡其他工廠的工人的斗爭,盡力想把這些分散的罷工轉變為整個工人階級反對剝削者的一個有組織的斗爭。
在這幾個月里,列寧還繼續他在研究小組里的工作。他差不多每天都到工人區去,領導四個工人研究小組并同一些工人個別地保持聯系。他還籌備出版一個秘密的社會民主主義報紙《工人事業報》,并給創刊號撰寫了所有的主要文章。
但是,沙皇警察早已打算逮捕列寧和“協會”其他領導人,他們經常被密探跟蹤。
1895年12月20日晚上,列寧和他的一些同志都被捕了。
圣彼得堡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整個領導小組“垮”了。憲兵把準備付印的《工人事業報》創刊號沒收了。
加入秘密小組的工人散發了一張關于列寧和他的同志被捕的傳單,傳單在內容上完全是政治性的。顯然,他們跟列寧進行的學習并沒有白費。
在一個月之內,這個“斗爭協會”的其他會員也被捕了,但是圣彼得堡無產階級的斗爭仍在前進;“協會”的工作已經深深地扎下了根。革命運動不是逮捕所能破壞的。
列寧在監獄里繼續精神飽滿地從事革命工作。就是在這里,被囚禁在一個狹小的獄室里,列寧做事仍然有條不紊。
他一被捕,立即制訂一個計劃,利用他的監禁期間從事研究工作,并指揮無產階級的革命斗爭。
在監禁時,列寧專心于研究工作。這監獄里有一個由革命的囚犯和他們的朋友建立起來的還算豐富和廣博的圖書館。除此以外,囚犯們還獲準從“外面”獲得書刊,因此列寧可以利用圣彼得堡所有的重要圖書館。大堆的圖書給他送到監牢里來。從早到晚,他坐在那里研究統計的書籍和經濟著作;他是在準備他的偉大著作《俄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在這一時期,他繼續從事建黨工作,寫下了第一個黨綱草案。
這黨綱后來補充和重新起草過多次,此后就成為布爾什維克黨綱所根據的主要文件。他還寫了一個小冊子《論罷工》和很多秘密印刷的傳單。
同時,他和獄中以及外面的同志進行頻繁的通信,勉勵他們繼續發揚革命精神,并繼續他團結黨的力量的工作。
囚犯們要通信不得不使用各種巧妙的辦法。列寧通常把他的信用牛奶寫在要歸還的書籍的行間。用火一烘,字就變黑,信也就看出來了。
為了防止書寫時被發現,列寧用面包做成小墨水瓶,里面灌上牛奶。當看守剛一開門,列寧立刻就把墨水瓶吃下去。他有一次在信的附白里寫道:“今天我吃了六個墨水瓶”。
列寧在監牢里把時間安排得很嚴格。他用冷水擦身,按時鍛煉身體,并按照嚴格的程序閱讀各種書籍。后來,列寧寫信給他家里問起他坐監的弟弟時說:“第一,他是否遵守牢獄里規定的飲食制度?恐怕沒有,而我認為這是必須遵守的。第二,他是否做體操?大概也沒有。這也是必須做的。至少根據我自己的經驗,每天臨睡以前做體操是很愉快和很有益處的。即使在最冷的天氣,在整個囚房里寒氣襲人的時候,只要活動活動,也會感到暖和,過后睡覺也舒服得多了。”①列寧的妹妹瑪麗亞·伊里尼奇娜和他的姐夫馬·葉利札羅夫入獄時,列寧寫信告訴他們在“孤獨”中保持按時作息的重要性,并告訴他們許多從他自己坐牢經驗中得來的若干實際教訓。在腦力工作方面,他尤其推薦搞翻譯:先由外文譯成俄文,然后再譯成外文。他補充說:“根據我的經驗,這是一種最合理的學習外語的方法。”②談到有系統的工作,列寧認為:“我還勸你按現有的書籍正確地分配學習時間,使學習內容多樣化。我很清楚地記得,變換閱讀或工作的內容,翻譯以后改閱讀,寫作以后改作體操,閱讀有分量的書以后改看小說,是非常有益的。”③他用這樣的話來結束了他的信:“記得過去我總在午飯后或傍晚休息的時候regelmassig(按時。——譯者)看小說,我看小說最起勁的時候還是在監獄里的時候。不過最主要的是不要忘記每天必須作體操,每次要迫使自己作幾十種(不折不扣!)不同的動作!”①列寧在監獄里嚴格分配他的時間并嚴格遵守他的時間表,繼續為革命事業不屈不撓地工作。即使在鐵窗之中,他依舊精力充沛,興致勃勃。他母親常說:“他在獄中身體過好了,而且變得異常愉快。”
列寧在沙皇的監牢里之所以仍然無畏而愉快,是因為他堅信工人階級一定勝利。他知道在獄墻之外,在圣彼得堡郊區,無產階級正進行著波瀾壯闊的革命罷工。
1896年春,正當地主、資產階級和沙皇的一切仆從慶祝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禮時,圣彼得堡的工人在巴黎公社(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二十五周年紀念時,向法國工人致敬。這同一時期,圣彼得堡的三萬紡織工人舉行罷工。罷工期間出現了二十五種革命傳單,有幾種是列寧在監獄里寫的。“工人階級解放斗爭協會”起了非常積極的作用。
莫斯科紡織工人中也發生了規模巨大的罷工。罷工的原因之一是工人要求在舉行加冕典禮那幾天照發工資,因為那幾天各廠是奉警署之命停工的。這一切罷工,可以說是第一次革命年代的信號。罷工引起席卷全國的革命運動高潮并使沙皇政府驚恐萬狀。由于這些罷工,尼古拉二世不得不幾次推遲從南方返回首都的時間。
列寧領導下建立起來的圣彼得堡工人組織是后來布爾什維克黨的萌芽。列寧是在反對形形色色的機會主義的斗爭中建立起這個組織的。他鍛煉工人以便對專制制度和資本主義進行決定性的打擊。
工人階級社會民主主義巨大組織的形成是一個偉大的革命成果。成千上萬的工人從這個組織中和進行斗爭的經驗中學到了許多東西,列寧本人也從這一經驗中得到了教益。
列寧在圣彼得堡的幾年,選拔了最優秀的人物作為未來黨的領導干部。他所做的不止這些,他還教育和培養他們,提高他們的馬克思主義認識和他們的革命勇氣,鼓舞他們的戰斗精神,并在嚴峻考驗和極其困難的時刻幫助他們。
在這幾年里,列寧給予馬克思主義的敵人民粹派、“合法馬克思主義者”和各式各樣的機會主義者以沉重的打擊。
在為維護馬克思學說并把它們應用于俄國的情況而斗爭的理論戰線上,他取得了多次勝利。
列寧表現出他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學說和事業的直接的、當然的后繼者和繼承人。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列寧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風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捕鱼达人2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