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百科 > 成吉思汗和客列亦惕人的決裂

成吉思汗和客列亦惕人的決裂

2019-05-09 23:10:55 來源:亮劍軍事網

  成吉思汗歷史的作者們往往將他和汪罕彼此怎樣變成冷淡以至于決裂的情形說得很長,因為這是他歷史的轉折點。如果我們相信《秘史》,那末,當成吉思汗幫助汪罕擊退乃蠻人而對汪罕有功之后,汪罕曾有一個時候想把他自己兒子桑昆亦勒合的承繼權剝奪而給予成吉思汗以這個承繼他自己的權利。他說:“我如今也老了。后來這百姓叫誰管?我的弟弟們都沒有德行(例如札合敢不)。止有一子桑昆,亦如無有,可教帖木真做桑昆的兄,使我有兩子,豈得不安?”于是在土拉河附近的黑森林邊沿所舉行的大會上,這位客列亦惕君主似曾正式承認成吉思汗為子。
一個新的協定,似曾在這個基礎上成立。一直到這個時候,成吉思汗之所以稱汪罕為父(Khanetchigé)無非是為了紀念也速該,因為也速該和汪罕是“安答”,即盟兄弟。現在他自己真正地變成了汪罕的兒子。他們共同聲明:“多敵人處剿捕時一同剿捕,野獸行圍獵時一同圍獵,若有人離間呵,休要聽信,親自對面說話了方可信。”這一段文字——如果不是于事后增加,替成吉思汗后來對于他盟友的行為找個理由的話——我們可以窺見客列亦惕汗王和蒙古人領袖之間的個別地位發生了一種轉變。
事實很明顯,成吉思汗和汪罕的聯盟不可能如人們所料想的那樣和諧。起初,成吉思汗是一小撮人里面的一個小頭目,與他為敵的泰亦赤兀惕人和篾兒乞惕人比他強大得多,他十分巧妙地用聲稱懷念他父親也速該的方式以獲得像客列亦惕汪罕這樣一個有勢力君主的協助和保護。當時這位年輕的新郎,拿著他妻子帶來的黑貂襖子當做禮物很謙恭地獻與汪罕。正是汪罕,隨后幫助這位年輕的蒙古首領奪回了他的被篾兒乞惕人搶去的妻子。在這個最初的整個時期,成吉思汗的確是以藩屬和依人籬下的形態出現的。后來,汪罕在他這一方面遇到了厄運。
他被其兄弟和乃蠻人所驅逐,在戈壁無人地區過著流浪者的艱苦生活,此時在斡難河上游和客魯漣河上游已經有了鞏固地位的成吉思汗,援救了汪罕并且幫助他恢復了實力。從這個時候起,汪罕對于這個從前受過他保護的人漸生疑忌之心。如上所述,在乃蠻人地方作戰時候,汪罕曾有過棄盟背信行為,這充分表現出來這種變化。但是成吉思汗從這個時候起已經有足夠的勢力,使客列亦惕人不能缺少他這個同盟,事實上,正是他,當乃蠻人反攻時候,拯救了客列亦惕人。如果我們采取《秘史》的敘事次序(不過,這種次序相當不固定),就在這個時候,汪罕正式承認成吉思汗做他的長子。
這么一種說法,用意何在呢?是否是事后證明這位蒙古征服者后來兼并客列亦惕人國家是正當的合法的呢?這是否是成吉思汗以巧妙的政治手腕,對懦弱的汪罕加以損害,從而準備騙取繼承權呢?成吉思汗有沒有為了這個目的而利用汪罕和他兒子桑昆亦勒合之間的不和呢?這種不和我們在不少方面都可看出。在最后一種設想之下,不難理解桑昆為什么對這位蒙古首領懷有不信任的感覺,而這種不信任惹起了舊日盟友的分裂。
為了鞏固他和他義父的密切聯盟,成吉思汗替他長子拙赤向汪罕的女兒察兀兒別乞求婚。同時并愿意將自己女兒豁真別乞許配給桑昆的兒子禿撒哈。然而桑昆認為這是門戶不當的親事,不答應,他說:“俺女子到他家,專一守門,面對北方。他的女子到俺家,在營帳里面向南而坐(指尊位)”這是一種形容,將客列亦惕公主比做貴婦,而將蒙古的公主比做奴仆。成吉思汗遭到拒絕后,深覺受辱。
雙方的這種裂痕給與成吉思汗的勁敵、札只剌惕人首領札木合以煽動的機會。我們在上面曾見,札木合于企圖自立為古兒汗而遭到慘敗之后,第一次歸附于客列亦惕人。他跟隨汪罕參加了對乃蠻人王子不亦魯黑的戰爭,在戰爭之中,他利用機會于客列亦惕人和成吉思汗之間散布不信任,為欲使后者失敗,引起了前者的單獨撤退。到了成吉思汗和客列亦惕人言歸于好,“成吉思汗的四大戰士”從乃蠻人首領可克薛兀撒卜剌黑的反攻之中救出了客列亦惕的桑昆之后,札不合應該是曾離去了汪罕,不再為他效勞。現在聽說成吉思汗和客列亦惕人因婚姻問題發生不和,他以為有機可乘。據《秘史》說,豬兒年(癸亥),即公元1203年,札木合先和負氣不服的蒙古親王們,可稱為正統派的代表人物的阿勒壇和忽察兒議妥之后,就到在扯哲兒溫都兒之北的別兒客額列地方,桑昆相見。
利用桑昆對于成吉思汗的不信任,他進行挑撥離間。他責備成吉思汗和客列亦惕人的世代仇敵乃蠻人有繼續不斷的往來:
“帖木真說他自己是汪罕的兒子,而他的行為是這樣呵!”札木合特別使桑昆激動,使他疑懼,在汪罕死時,成吉思汗定要占據客列亦惕王位:“你如果不及時除去他,到了這一天,你們彼此之間,將要發生什么事呢?”在成吉思汗這一方面有兩個重要的反側不安分子,即他同祖兄弟忽察兒和堂叔父親王阿勒壇,在上面已經提到,他們愿意完全和桑昆等合作以反對成吉思汗,他們說:把他處死,“綁住”他的手足。受札木合和蒙古叛逆者的挑唆,桑昆派使者到他父親汪罕那里去,要求汪罕同意他的看法。他粗暴地責怪這個老人,對于成吉思汗的野心企圖既聾且聵,“就象一個沒有眼睛和沒有耳朵的人”,他勸告汪罕對這個蒙古人首領組織一次突然的襲擊。《秘史》記載證明,汪罕表示不愿意違背誓言,他說:“天(騰格里)必不保護我們,札木合的言語狂誕不可信。”
但是桑昆親自到他父親那里去,對他父親說:“你現在還健在,帖木真對我們已經是這樣輕視。你死之后,他將會不許我繼承你。”在桑昆堅持的面前,汪罕爭得疲倦,結果屈服了,但是把這種行為認為是背誓行為——至少是《秘史》這樣說的,他將這種背誓行為的全部行為,歸于他兒子的身上。他說:“隨你的意思做去,但是我懷疑你能夠戰勝帖木真。”這或是實在情形,或是成吉思汗歷史作者們的一般說法,拉施特也對我們指出,汪罕有過上述謹慎而無效的表示,拉施特述汪罕說:“札木合的話毫無價值,而成吉思汗是我們的安答,曾給我們很多幫助。然而你不聽我的話,……”。在《元史》里面也有類似記載,汪罕當時唉聲嘆氣地回答他的兒子:“札木合巧言寡信人也,不足聽。《元史》還記述汪罕的話:“成吉思汗從前救過我,何以對他這樣毀謗?吾髭須已白,遺骸冀得安寢,……汝善自為之,毋貽吾憂可也。”依照《元史》和《拉施特書》,桑昆和他父親磋商以說服他的父親,這件事發生的時間是確定的,從犬年(回歷599年)即1202年年底到豬年(回歷600年)即1203年年初。在汪罕還沒有完全同意以前,同謀的人,特別是札木合,已經去成吉思汗的牧地上放火。
草地上的火沒有引起戰爭的爆發。桑昆實際上是想利用出其不意的方法捉住他敵人本身。《元史》說,在豬年(癸亥),即公元1203年,《秘史》更確切說,是在春天,桑昆以為可以成功地用假裝答應成吉思汗所提議的親事,引誘他來赴只是陷阱的“許婚筵席”。成吉思汗毫不懷疑地和忠實部下十人往應邀請。在路上,他停留在蒙力克老人家中過夜,我們記得,這位蒙力克老人是他父親從前的親信。明智的蒙力克向成吉思汗指出他的粗心大意,他對成吉思汗說:“客列亦惕人本來輕視你所提議的婚姻。現在他們又說什么許婚筵席?我看這個邀請可疑。不要接受它,只推說現在是春天,你的馬匹還太瘦,必須留在牧地……。”成吉思汗聽從他的話,半途折回了,只派了兩個部下不合臺和乞剌臺代替他前往。桑昆看見這兩人來代替成吉思汗,知道他的計謀已被看破。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歷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捕鱼达人2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