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風云人物 > 成吉思汗和汪罕對乃蠻人的戰爭

成吉思汗和汪罕對乃蠻人的戰爭

2019-05-07 00:11:23 來源:亮劍軍事網

  我們如果相信波斯的史源,看來客列亦惕汪罕和成吉思汗舉兵攻打乃蠻人是在大約公元1199年之際。乃蠻人的國家自從他們的國王亦難赤必勒格死后,實際上已經被他的兩個兒子分為兩個部分了,一部分歸塔陽太不花,另一部分歸不亦魯黑,他們因為爭奪一個妃妾而彼此失和。塔陽統治平原上的各部族,似乎是在有許多湖泊的科布多地區方面,不亦魯黑在多山地區,朝著阿爾泰山這一方面。成吉思汗和汪罕暫時不去侵擾塔陽,他們進攻不亦魯黑。不亦魯黑在這個時候正駐在兀魯黑塔黑(“大山”)和溑豁黑河附近。成吉思汗和汪罕兵臨,他退走到阿爾泰山的另一方面,直至于忽木升吉兒地方和烏瀧古河之上。

timg.jpg
   《拉施特書》和《秘史》告訴我們,乃蠻人的一個名叫也迪土卜魯黑的那顏怎樣在哨探時候遇到敵方先鋒隊,因為馬的肚帶斷了,他被敵人所俘。至于不亦魯黑,他被聯軍追趕,由烏瀧古河一直到阿爾泰山附近的乞濕泐巴失湖。拉施特說,不亦魯黑結果逃到葉尼塞河上游的謙謙州人地方,這一種人和現今唐努都哇的乞兒吉思人同種。
然而乃蠻人的抵抗力量遠遠沒有被粉碎。當汪罕和成吉思汗帶領人馬踏上歸程的時候,被乃蠻人的一個首領名叫可克薛兀撒兀剌黑的所阻,拉施特稱他為“不亦魯黑的別乞們的別乞”。這個經驗豐富的戰士將其軍隊設置在一個《秘史》稱之為巴亦答剌黑別勒赤兒的地方,這個地名使我們立即聯想到拜塔里克河,這條河的確是橫貫在開往科布多和烏瀧古河作戰后又返回土拉河地區的軍隊的歸去路上。雙方軍馬列陣備戰,但是由于天色已晚,成吉思汗和汪罕決定等到明天再戰,于是下營過夜。
于不亦魯黑,他被聯軍追趕,由烏瀧古河一直到阿爾泰山附近的乞濕泐巴失湖。拉施特說,不亦魯黑結果逃到葉尼塞河上游的謙謙州人地方,這一種人和現今唐努都哇的乞兒吉思人同種。
然而乃蠻人的抵抗力量遠遠沒有被粉碎。當汪罕和成吉思汗帶領人馬踏上歸程的時候,被乃蠻人的一個首領名叫可克薛兀撒兀剌黑的所阻,拉施特稱他為“不亦魯黑的別乞們的別乞”。這個經驗豐富的戰士將其軍隊設置在一個《秘史》稱之為巴亦答剌黑別勒赤兒的地方,這個地名使我們立即聯想到拜塔里克河,這條河的確是橫貫在開往科布多和烏瀧古河作戰后又返回土拉河地區的軍隊的歸去路上。雙方軍馬列陣備戰,但是由于天色已晚,成吉思汗和汪罕決定等到明天再戰,于是下營過夜。
就在這一天夜里,汪罕于虛燃許多燈火使人不疑之后,未曾通知成吉思汗即卷起營盤而走,讓他單獨地并且危險地暴露在乃蠻人進攻之前。客列亦惕君主這種舉動,無疑是背叛盟友的行為,這種背盟行為因此成為這位蒙古英雄后來難忘的怨恨之一。煽動這種背盟行為的人,好象就是札只剌惕人的首領札木合,在這一次出征中他跟隨著汪罕。札木合甚至虛偽地責備成吉思汗沒有參加汪罕的撤退,他對汪罕說:“前些時候,帖木真曾派遣一些使者到乃蠻人那里去,他現在不跟隨你了。無疑他是投降乃蠻人呢。罕啊!我是守著故土的白翎雀兒,帖木真是散歸的告天雀兒!”或另照一種說法,札木合對汪罕說:“我于君是白翎雀,他人(指成吉思汗)是鴻雁。白翎雀寒暑常在北方,鴻雁遇寒則南飛取暖。”傳說中有意提到一個名叫古鄰把阿禿兒的客列亦惕人的貴族,認為札木合此舉為不忠實,提出抗議。他對札木合說:“你怎能這樣說你的安答呢?”
黎明時候,成吉思汗發覺他被汪罕所拋棄。他立即自行退卻,經由額垤兒阿勒臺隘口退到撒阿里客額兒的草原,即肯特山地區他平常駐營的地方。
但是汪罕卻自食其背盟行為帶來的惡果。拉施特說,他拋棄了成吉思汗之后,前往答答勒脫豁拉地區駐營,而他的兒子亦勒哈(伊勒哈)(Dqa),就是以桑昆的頭銜更為著稱的人,和他的似乎統率殿后部隊的兄弟札哈敢不駐營在額垤兒阿勒臺的森林附近,這個地名顯然和《秘史》所說的“Ider-Altai”相同。據拉施特說,就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札合敢不和桑昆完全出其不備被乃蠻人的一個首領可克薛兀撒卜剌黑所追襲。《秘史》僅僅說,客列亦惕軍隊在這個時候到達帖列克禿隘口,可克薛兀撒卜剌黑追蹤而至,發動突襲將他們擊潰,搶去輜重以及婦女和畜群。《元史》在它這一方面則說,這是札合敢不和亦勒合桑昆被乃蠻將軍所襲擊,亦勒合(即享有桑昆稱號的)奔投他的父親汪罕。汪罕的形勢變得如此不利,以致在他那里的兩個人質,即篾兒乞惕首領脫黑脫阿的兩個兒子忽圖和赤剌溫能夠乘機逃走,他們沿著色楞格河下趨至于貝加爾湖旁邊和他們的父親相會。
在危急之中,汪罕迫不得已求援于成吉思汗,這位在幾天以前他曾以極不忠實的行徑來對待的人。如果我們根據成吉思汗子孫所編撰的史書原文(我們沒有其它史源),成吉思汗此時表現得非常寬宏大量。他馬上應允客列亦惕汗的請求,派遣他的“四大戰士”(朵邊曲律,doBrbenkulu’ud)去援助汪罕,他們是:博爾術、木華黎、博爾忽與赤老溫。時間已經迫切。援軍未到之前,乃蠻人首領可克薛兀撒卜剌黑在把戰利品藏到隱蔽地方之后,復來攻擊客列亦惕的桑昆,同他在忽剌安忽惕地方展開一場激戰③。客列亦惕人的兩個主要將領特勤忽里和亦突而干余答忽已經戰死。桑昆的馬腿中箭,險些被擒……。正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怒馬奔騰的四個成吉思汗的將領。他們營救了桑昆以及客列亦惕的軍隊,重整陣容,趕走了乃蠻人,又將被擄掠的所有物品與人員,交還給桑昆和汪罕。
《拉施特書》在這里比《秘史》說的要羅唆些,他告訴我們說成吉思汗把一匹名叫赤乞波拉的好馬給他的親信博爾術騎坐,這匹馬只要用馬鞭輕撫一下它的鬣毛,就會奔走如飛。
在戰斗中,博爾術乘此良馬疾馳往救正難以支持的桑昆,但是此馬凝立不動,直至它的騎士想起來了向這匹尊貴的禽獸用“成吉思汗式的撫摩。”汪罕承認他此時對于成吉思汗欠下了莫大的恩情債。《秘史》扼要地記載了他的話:“在前,他的好父親將我輸了的百姓救與了我。如今他兒子將我輸了的百姓又差四杰救與了我。
欲報他的恩,天地護助知也者。”他也要報酬博爾術。這位勇敢的那顏當天正在成吉思汗身邊值班,但是成吉思汗允許他去接受客列亦惕君主的酬報。汪罕贈與博爾術表示榮耀的衣服一件,金杯十個。博爾術帶回這些財寶的時候,跪在成吉思汗面前,如同一個罪人般責備自己為了接受外國君主的禮物而一時忽視了對于自己汗王所應盡的義務。像這樣的絕對忠誠,可見這位未來的世界征服者知道如何感動他的部下。上述事件,拉施特都記在羊年,回歷595年,就是公元1199年。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風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捕鱼达人2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