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咖啡百科 > 歐洲文人爭奪咖啡詮釋權

歐洲文人爭奪咖啡詮釋權

2019-04-08 21:57:00 來源:亮劍軍事網

  羅馬學者奈龍與法國作家拉侯克為何急著宣揚“牧童說”? 這得先分析當時的歐洲與阿拉伯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15至16世紀, 是伊斯蘭教世界咖啡普及化的關鍵時期, 咖啡館在中東各大城市如雨后春筍冒出, 咖啡幾乎成了阿拉伯的“可口可樂”, 是伊斯蘭教徒每日必喝的飲料。 而歐洲殖民主義也興起于15至16世紀, 葡萄牙、 西班牙、 英國、 法國和荷蘭的列強勢力, 開始染指中東。 歐洲人對中東的異國風情大感興趣, 尤其是阿拉伯人常喝的咖啡與街頭林立的咖啡館, 最讓歐洲人大開眼界。 意大利、 英國、 法國和荷蘭在16世紀末至17世紀開始進口咖啡, 歐洲旅游作家和探險家相繼探訪中東和非洲, 試圖揭開咖啡的神秘面紗。 好奇的歐洲人探索咖啡的起源, 卻發現無史可考, 連當時獨占咖啡市場的也門和埃塞俄比亞商人也無法提供有效信息, 索性以“土產”傳說來搪塞。

u=4125690721,3190666918&fm=26&gp=0.jpg

     阿拉伯人最常糊弄歐洲人的咖啡神話包括:
傳說中, 一只五彩繽紛的咖啡鳥, 大嘴銜著咖啡種子從天堂飛到也門, 咖啡開始飄香人間……要不就是援引也門史學家卡吉(Abual-Tayyibal-Ghazzi, 1570~1651) 所述的一則神話, 指出公元前10世紀的以色列所羅門國王是泡煮咖啡的始祖:
史前的所羅門王造訪一座小鎮, 發覺百姓染上不知名怪病, 天使加百列現身, 指點所羅門王取用也門烘焙好的咖啡豆, 搗碎后加水泡煮飲用, 即可治病。 所羅門王一一照做,果然醫好了鎮民怪病, 但此偏方并未流傳下來, 咖啡也被人遺忘了兩千多年, 直到公元16世紀才重現于也門……除了上述的五彩咖啡鳥、 所羅門國王之外, 還有一則傳說與埃塞俄比亞麝香貓有關:
非洲中部的麝香貓最先把咖啡種子帶到東非的埃塞俄比亞山區, 也就是驍勇善戰的蓋拉族人的地盤, 人們開始在那里栽培咖啡樹。 后來阿拉伯人又把咖啡種子帶到也門栽種,小魔豆的秘密才廣為世人知曉。
這是個有趣的傳說, 卻有幾分根據。 埃塞俄比亞確實有麝香貓, 那兒也是阿拉比卡咖啡發源地, 而蓋拉族也是最早利用咖啡提高戰斗力的民族。 此神話旨在凸顯麝香貓協助蓋拉族種咖啡的作用, 因為麝香貓喜歡吃咖啡果子, 種子消化不了, 隨著糞便入土而長出新樹苗。 這則非洲咖啡傳說于1860年被英國傳教士醫生克洛普(John Lewis Krapf) 編進他的《旅游、 研究與傳教: 東非十八載紀實》 (Travels, Researches and Missionary Laboursduring an Eighteen Years'Residence in Eastern Africa) 著作中。 閱讀至此, 不難發現一個有趣現象: 阿拉伯的古老咖啡傳說不乏飛鳥走獸和國王, 就是沒提到雀躍的羊兒和卡狄。
歐洲人并不欣賞阿拉伯咖啡神話, 諸多學者、 作家開始替咖啡編織浪漫動聽的傳奇,以饗歐洲廣大咖啡饕客。 除了奈龍與拉侯克外, 大名鼎鼎的意大利旅游作家、 在歐洲引進波斯貓的功臣瓦雷(Pietrodella Valle, 1586~1652) 一頭栽進希臘史料尋找使力點。 瓦雷指出公元前9世紀, 希臘大詩人荷馬時代已出現咖啡。 他的論點由來是荷馬作品中曾提到一種又黑又苦的飲料, 可抑制瞌睡蟲, 據此認定荷馬在創作《奧德賽》 時就喝過咖啡, 稱得上咖啡之父。 但此說法未獲學界認同, 因為荷馬作品中不曾明言黑色飲料就叫咖啡, 且希臘古字、 歷史和古羅馬傳說中也沒有任何近似咖啡的語音, “荷馬說”難獲共鳴。
就連晚輩拉侯克, 也曾多次跳出來駁斥瓦雷前輩所持的“荷馬說”。 可能是為了爭奪對咖啡起源的詮釋權, 拉侯克情急下引用了奈龍的創意, 再借著《航向也門》 游記的包裝,一鳴驚人, 廣為流傳。 不但歐洲人迷戀“牧童說”, 連阿拉伯人也被擺了一道, 至今還誤以為“牧童說”是出自公元6至8世紀也門或埃塞俄比亞的古老故事。 事實上, 這是17世紀愛喝咖啡的羅馬東方語言學教授奈龍, 以及18世紀迷戀阿拉伯的法國作家拉侯克, 一搭一唱的杰作。 稱此為300年來最大的浪漫騙局, 絕不為過。 拉侯克爭奪咖啡起源解釋權的企圖,也因游記大熱賣而得逞。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咖啡百科最新文章
咖啡史觀演繹
咖啡史觀演繹

咖啡演進史絕不像“牧童說”那么單純,三言兩語就足以交代一切,其間牽涉復雜的...[詳細]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捕鱼达人2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