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解密 > 什么風都不如枕邊風

什么風都不如枕邊風

2019-03-30 23:12:47 來源:亮劍軍事網

  周, 原來只是商朝政權統治下的一個小諸侯國, 或者說一個小部落也未嘗不可。 在周文王和周武王年代, 周通過“篤仁、 敬老、 慈少、 禮下賢者” 等手段, 勵精圖治, 不斷擴大影響力, 終于聯合其他諸侯與部落, 在牧野一舉打敗商朝大軍, 并取而代之, 成為中原各國的共主。
但是, 必須看到, 周武王之所以能夠打敗商紂王, 是依靠了諸多受商朝壓榨的諸侯部落。 據《史記》 記載, 周武王即位的第九年, 在盟津大會諸侯, 商量討伐商朝的大計, 與會諸侯多達八百人。 沒有這些盟友的支持, 單靠周的力量, 完全不可能與商朝抗衡。
牧野一戰無疑敲響了商朝滅亡的喪鐘。 但是, 牧野之戰并非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而是僅僅在一天之內就結束了。 一戰定勝負, 雖然簡單快捷, 但也意味著, 商朝雖然滅亡, 它的貴族勢力卻并未受到實質性的損傷, 對于周政權來說, 仍然是一個極具威脅的群體。
為了解決這一威脅, 周王室除了分封了一大批同姓諸侯國, 還將一批異姓貴族分封到新的土地上, 用以加強對商朝遺民的監控。
對于投降的商朝貴族, 周王室也采取了分而治之的辦法。 一是將商紂王的哥哥微子封為宋國國君, 使其仍然祭祀商朝的祖先, 以安撫商朝遺民; 二是將商朝的士族交由姬姓諸侯帶到封國去, 使其成為這些諸侯國的“國人” , 甚至卿大夫階層。 這樣既可以消除他們聚居在一起的威脅, 又可以被姬姓諸侯所用, 成為諸侯國政治與軍事的支柱。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 魯國分到了“殷(殷即是商) 民六族” , 衛國分到了“殷民七族” , 而我們即將說到的晉國, 分到了“懷姓九宗” 。
從地理位置上看, 晉國大致位于今天的山西, 在黃河中游的汾河、 澮水之間, 西接秦國, 南靠周王室, 東邊則與衛國接壤。 同為中原國家, 晉國所處的位置使得它與西方的戎人有更多的接觸。 晉、 戎之間既有斗爭, 也有通婚, 民族趨于融合。
晉國的先祖叔虞, 是周武王的兒子, 周成王的弟弟。 周成王年少的時候, 與叔虞在一起玩, 隨手摘了一片桐葉, 剪成玉圭的形狀, 送給叔虞, 并且說: “我把這分給你。 ”
本來是一句玩笑的話, 被輔政大臣周公旦知道了。 周公旦立刻跑去找周成王, 請他擇日分封叔虞。
周成王有點不知所措道: “我這是和弟弟開玩笑呢。 ”
周公旦卻一本正經地說: “天子無戲言, 一言一行都被記入史冊。 ” 于是封叔虞于唐地, 也就是后來的晉國。 這個故事在中國歷史上很有點名氣, 叫作“桐葉封弟” 。
到了周宣王年間, 晉國的國君晉穆侯的夫人姜氏生了兩個兒子, 大兒子叫仇, 小兒子叫成師。 晉穆侯死后, 仇即位為君, 也就是晉文侯。 晉文侯死后, 他的兒子晉昭侯即位。
晉昭侯居住在翼城(又名絳都) , 他將晉國的第一大城曲沃, 封給叔叔成師, 稱之為曲沃伯, 又號桓叔。 此舉實際上將晉國一分為二, 一部分仍由晉昭侯統治, 另一部分則由曲沃伯統治。 從此, 晉國進入“翼-曲沃” 雙城記的時代。
成師死后, 他的兒子曲沃莊伯討伐翼城, 企圖獲得晉國的統治權, 拉開了“曲沃代晉” 的序幕。 “曲沃代晉” 的歷程持續了很多年, 直到公元前678年, 也就是齊桓公主持第一次幽地會盟的時候, 曲沃政權終于攻克翼城, 取得晉國的控制權, 并獲得周天子的承認, 被授予建立一軍的權力。 當時曲沃的領導人是成師的孫子曲沃武公, 隨著地位的改變, 在歷史上又被稱為晉武公。
晉武公死后, 兒子晉獻公即位。 隨著晉國的統一, 新的國內矛盾產生了。 曲沃桓叔、莊伯的其他子孫, 也就是晉獻公的同族, 被稱為“桓、 莊之族” , 因為多年營聚曲沃, 勢力非常強盛, 使得居住在絳都的晉獻公十分煩惱。 晉獻公采用大夫士蒍的計策, 從內部分化“桓、 莊之族” , 誘使其同室操戈, 然后一網打盡, 于公元前669年解除了心腹之患。
因為這件事, 晉獻公對士蒍十分賞識, 于公元前668年提拔他做了大司空。
晉獻公是春秋時期晉國歷史上第一個值得重墨書寫的人物, 據《韓非子》 記載, 晉獻公在位期間, “并國十七, 服國三十八” , 基本上將周邊小國和戎、 狄部落兼并到晉國的統治范圍內, 晉國成為北方大國。 在此有必要將他的主要家庭成員作一個介紹:
原配夫人。 歷史上沒有記錄其名字, 只知道是從賈國娶回來的, 沒有生育子女;齊姜, 晉武公的小妾, 按輩分是晉獻公的庶母。 晉獻公和齊姜通奸(又是“烝” , 那個年代的人也許真有很嚴重的戀母情結) , 生下一兒一女, 女兒嫁到秦國, 成為秦穆公夫人, 兒子申生則被立為大子;大戎狐姬、 小戎子, 西方戎族的女子, 晉獻公的小妾。 大戎狐姬生公子重耳, 小戎子生公子夷吾;驪姬, 驪戎國的公主。 晉國討伐驪戎國, 該國以驪姬和她妹妹獻給晉獻公。 驪姬為晉獻公生了公子奚齊, 而她妹妹則生公子卓子。
另外, 據《史記》 記載, 晉獻公在得到驪姬姐妹之前, 已經有兒子八人, 其中大子申生、 重耳、 夷吾在朝野較有名望。 這就說明, 晉獻公一生共有十個兒子, 歷史上留下了名字的, 是申生、 重耳、 夷吾、 奚奇和卓子五人。
也許是異域風情格外迷人, 這位驪姬一嫁到晉國來, 就受晉獻公的特別寵愛。
據說, 驪姬“貌比息媯, 妖同妲己” 。 息媯的美艷我們在楚文王的事跡中已經介紹過, 妲己的故事大家想必也不陌生。 驪姬能和這兩位美人相提并論, 也難怪晉獻公為之色授魂與。
當時晉獻公的元配夫人和齊姜已死, 第一夫人的寶座空缺多年, 晉獻公既然迷戀驪姬, 很想將她扶正, 立為夫人。
在那個年代, 但凡國家有大事, 必須先到大廟里舉行卜筮(shì) 活動, 以預測兇吉, 然后再決定做不做。 立夫人這樣的事情, 乃是頭等國家大事, 自然也要先卜筮。
這里還需要特別說明一下, 卜和筮是兩個概念。 所謂卜, 就是根據龜甲的裂紋來算命; 所謂筮, 就是依靠《周易》 來算卦。 每個國家都有專司卜筮的官員, 叫作卜人。 按照規定的程序, 對國家大事要先筮后卜, 以示隆重和謹慎。
明眼人應該看得出來, 先筮后卜的程序說明, 假如對筮的結果不是很確定, 則需要用卜的結果來作最終判斷。 這就意味著, 卜相對于筮來說, 具有更高的決斷權。
晉獻公欲立驪姬為夫人, 卜筮的結果截然相反: 筮吉, 而卜不吉。
正常情況下, 顯然應該聽從卜的結果, 將立夫人的事就此擱下。 但是晉獻公實在太喜愛驪姬了, 不忍心看到她噘起小嘴滿臉失望的樣子, 更不能忍受被她踢到被子外面睡覺的待遇, 于是他壯著膽子和卜人商量說: “那……要不, 就聽從筮的結果吧。 ”
“這……不太好吧? ” 卜人說。
“有什么不好? ”
卜人心想, 你這不是擺明了明知故問嗎? 按照祖先傳下來的規矩, 如果卜筮的結果有矛盾, 當以卜的結果為準, 你難道不知道? 但他不敢這樣直接頂撞晉獻公, 而是很婉轉地說: “筮短龜長, 不如從長。 ”
意思是, 筮的卦辭簡短, 卜的爻辭卻很長, 還是按照長的來吧。
卜人還把卜的那段謠詞搖頭晃腦地唱出來給晉獻公聽: “專之渝, 攘公之羭(yú) 。
一薰一蕕, 十年尚猶有臭。 ” 爻辭的意思, 專寵使人心生綺念, 會損害人的美德; 香草與臭草放在一起, 十年之后仍然臭味難除。
晉獻公不聽卜人的話, 還是堅持立了驪姬為夫人。
古人寫歷史, 但凡寫到女人, 尤其是漂亮女人, 除了少數幾個三貞九烈的值得稱贊外, 其余的大部分都被歸于“紅顏禍水” 一類加以批判。 遠的妲己、 褒姒不說, 單在春秋時期, 已經出現了孔夫人、 文姜、 宣姜、 息媯、 哀姜等一批禍水。 客觀地說, 這些禍水有的是自己主動跳出來為禍國家(宣姜、 哀姜) ; 有的是因為自己行為不檢, 導致了一些不應該發生的事(文姜) ; 有的則是完全無辜的弱女子, 偏被強加上禍水的罪名(孔夫人、息媯) 。 這里說到的驪姬, 我們可以將她歸到第一陣營, 與宣姜、 哀姜為伍。
驪姬當上夫人, 可以說是晉獻公冒了天下之大不韙, 違反了卜筮的結果才爭取來的,但她還遠未滿足, 她要為自己的兒子打算, 讓兒子奚奇成為晉國的大子。
她的想法很簡單, 老頭子活不了多久, 兒子才是自己終生的寄托。
這就意味著, 原來的大子申生成為了她的絆腳石。
然而, 要扳倒申生并不容易。 申生為人謙和, 在晉國歷來口碑很好, 深受百姓愛戴,并且有杜原款、 里克、 狐突等一批重臣支持和扶助, 基本上沒犯什么錯誤。 冒冒失失要求廢立申生的話, 無疑將引起朝野的反感。
另外, 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使得奚奇不容易當上大子, 那就是驪姬的出身并不高貴。
前面說過, 春秋時期是“子以母貴” , 母親的出身往往決定兒子在同父異母兄弟中的排名。 根據《左傳》 的記載, 驪姬的父親是驪戎國的國君, 被稱為“驪戎男” , 僅僅是個男爵, 為周天子所封的爵位中最低一等。 可想而知, 驪姬以男爵之女的身份在當時被歸于“嬖人” 一類, 能當上夫人已屬不易了, 如果驪姬的兒子再當上晉國的大子, 晉國的貴族百姓恐怕很難接受。
就像《紅與黑》 中的于連一樣, 出身低微的驪姬此時表現出一種不擇手段的狠勁, 不達目的誓不甘休。
像多數港臺劇、 古裝劇的故事一樣, 為了爭取兒子的福利, 這條路再難走, 她也要風雨無阻地走下去。
如果將驪姬視為晉獻公的“內嬖” , 這時候兩個“外嬖” 恰如其時地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這兩個外嬖, 一個叫作梁五, 一個叫作東關五, 均為晉國的大夫, 在當時被稱作“二五” 。
什么叫作外嬖? 外嬖就是國君的男寵。 如果再不理解的話, 直接用現代語言稱之為“GAY” , 大家就明白了。
《春秋》 一直讀下去, 才發現那個年代不只是有男歡女愛、 不倫之戀, 而且還有男歡男愛、 君臣水, 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驪姬派人以重金賄賂二五, 要他們想辦法使晉獻公遠離申生, 在感情上隔斷他們父子之間的聯系。
二五深知驪姬在后宮的地位, 對她的拉攏當然是趨之若鶩。
沒過多久, 二五瞅著個機會, 一個對晉獻公說: “曲沃, 是祖宗興起的地方; 蒲與屈, 是邊疆重鎮。 這三個地方一定要派可靠的人坐鎮。 曲沃無主則不能對百姓立威, 邊疆無主則戎族易生叛逆之心。 戎族有心叛逆, 百姓不懷畏懼, 是國家的大患。 ” 接下來另一個立馬獻計獻策: “如果派世子申生入主曲沃, 重耳、 夷吾分別入主蒲與屈, 則可以立威于民, 警懼于戎, 而且彰顯主公您多年來攻伐之功。 ”
這話說得冠冕堂皇, 入情入理, 簡直讓人沒辦法不接受。 以驪姬的婦人之見, 只能想到趕跑大子申生, 二五則進一步發揮, 要將重耳和夷吾兩位有競爭力的公子一并趕走。 可見內外合嬖, 威力是何其巨大!
晉獻公頻頻點頭, 還在猶豫之際, 二五又進一步說: “邊疆廣闊, 如果歸于晉國, 則可以在那里建設城市, 加強控制。 晉國因此而開拓疆土, 難道不是好事嗎? ”
這話說到晉獻公心坎上了。 他不但采納了二五的建議, 派申生進駐曲沃, 重耳進駐蒲城, 夷吾進駐屈城, 而且將其他兒子都派到邊疆城市去鎮守, 只留下年紀尚小的奚齊與卓子在絳都陪伴。
驪姬初戰告捷, 而且戰果遠遠超出自己的預想。 等到眾公子分頭赴任之后, 她與二五等人便開始在晉獻公面前說他們的壞話。 一開始晉獻公僅僅是姑妄聽之, 但枕邊風吹久了, 自然便與兒子們產生了隔閡。 也難怪, 那個年頭通訊不發達, 眾公子到了邊遠地區,除了寫一兩封竹簡信, 恐怕也沒別的途徑與晉獻公進行更多的溝通, 只能任由驪姬與二五胡說八道, 三人成虎了。
但是, 朝野之間對于驪姬與二五的行為倒是看得很清楚, 將二五戲稱為“二五耦” 。
耦是農村用來耕作的一種農具組合, 由兩個人共同操作。 晉國人這樣稱呼二五, 不只有點戲謔, 甚至有點色情的味道。
公元前661年, 晉獻公整編部隊, 將全國的武裝力量編制成上下二軍, 上軍由晉獻公親自統領, 下軍則由大子申生統領。 任命趙夙為御戎(戎車駕駛員) , 畢萬為戎右(貼身護衛) , 同年發動對外擴張, 滅耿、 霍、 魏三國。 回國之后, 晉獻公正式將曲沃封給申生, 將耿國的土地賜給趙夙, 魏國的土地賜給畢萬。
兩百年后, 趙夙和畢萬的后人參加了“三家分晉” , 分別建立了趙國和魏國。 這是后話, 在此不提。
對于申生統領下軍并獲封曲沃一事, 大司空士蒍看到了危險的信號, 他暗地里與人分析說: “申生恐怕將要被主公廢立大子了。 給他分封都城, 并且委以卿的重任, 作為臣子而言, 的確是恩寵無以復加。 但是大子本來就應該繼承國家的一切, 沒有分封的先例。 主公這樣做, 心里肯定是有其他想法。 ”
在士蒍看來, 申生倒不如急流勇退, 向吳太伯學習, 順從父親的意愿, 逃離晉國這個是非之地, 既得個好名聲, 又得以保全性命。
這吳太伯是周王室的先祖周太王的嫡長子, 本來應該繼承王位。 但是周太王喜歡有才能的小兒子季歷, 很想立季歷為儲君。 吳太伯知道父親的心意, 于是遠遠地逃到南方的荊蠻之地, 以示孝順與讓賢之意。 蠻夷之人為其義舉所感動, 主動追隨他, 由此建立了吳國。
士蒍以吳太伯的典故奉勸申生, 是希望申生審時度勢, 將大子的位置讓給奚齊, 到遠方開拓自己的事業, 男子漢志在四方, 何患無家呢? 退一萬步說, 別以為待在國內就能繼承君位, 一切天定, 如果上天真的希望申生入主晉國, 不管離開與否終究還是要掌權的。
然而申生為人厚道, 對于父親的心思沒有作過多的猜測, 而且又正處于春風得意的時候, 怎么可能輕易離開晉國去避那莫須有的禍患?
一年之后, 也就是公元前660年, 晉獻公又命令申生單獨統領部隊討伐東山的狄族皋落氏, 而且下達了一個難免產生非議的命令: “不殺盡敵人, 就別回來見我! ”
大夫里克對這一命令感到十分不解, 他眨巴著眼睛對晉獻公說: “大子是負責祭祀祖先社稷、 照顧國君飲食起居的人, 片刻不離左右, 所以才又被稱為‘冢子’ 。 國君出行,則大子守家, 叫作監國; 國君抵抗外敵入侵, 則大子侍奉左右, 叫作撫軍。 而討伐異族,勞師遠征, 獨當一面, 是國君與執政大臣的責任, 不該派大子去啊。 ”
在里克看來, 領兵打仗需要統帥臨機決斷, 如果事事向君父稟報, 則沒有權威, 而且延誤戰機; 如果獨斷專行, 不向君父報告, 則又是不講孝道。 所以自古以來, 大子不可以統兵出征, 出征則必陷于“失威” 與“失孝” 的兩難境地, 將無所適從。 “我聽說皋落氏也在積極備戰, 大子此去, 必有惡戰, 請您收回成命。 ” 里克如是說。
晉獻公聽了, 不耐煩地說: “我那么多兒子, 立誰還不一定呢。 ”
里克唯唯而退, 出來之后立馬去找大子申生, 把這個情況說了一遍。 申生這才有點發慌, 覺得事態嚴重, 一把抓住里克的袖子, 追問道: “這么說來, 我將要被廢了嗎? ”
里克一時間發覺自己說得太多, 轉而安慰道: “國君授你以大任, 只擔心你不能勝任, 哪里有廢你的意思……” 這話恐怕連他自己都不能自圓其說, 干脆話鋒一轉, 勸申生說: “身為兒子, 所擔心的只有自己孝不孝, 而不應該擔心得不得立為大子, 請好自為之, 不要責怪別人, 則可以免于禍患。 ”
就在申生即將領軍出征之際, 晉獻公又派使者給他送來兩件特殊的禮物: 一件偏衣和一塊金玦。 偏衣是背面兩色的衣服, 玦是半圓環形的玉器, 一般佩戴在腰下, 金玦則是用金做成的玦形飾物。 衣和玦并非什么稀罕之物, 但是兩色偏衣和金玦委實比較少見。
當時申生擺出的陣容十分強大。 申生親率上軍, 狐突為其戎車駕駛員, 先友擔任護衛; 罕夷率領下軍, 梁馀子養擔任駕駛員, 先丹木擔任護衛; 軍尉則由羊舌大夫擔任。
上、 下二軍同時出動, 基本上也就是動用了晉國的全部正規武裝力量。
出發之前, 申生手下的眾將在中軍大帳開了一個戰前軍事會議, 討論的議題不是如何對付敵人皋落氏, 而是國君賜給主帥申生兩色偏衣和金玦, 究竟用意何在?
從《左傳》 的記載來看, 會議討論非常熱烈。
先友首先發言: “主公親手給您穿上兩色衣服, 又讓您掌握兵權, 成敗在此一舉, 請您自勉。 兩色衣服意味著主公將自己的衣服分了一半給您, 完全沒有惡意。 而且您現在手握重兵, 主公又對您如此親近, 不用擔心什么! ”
同樣的事物, 狐突與先友的看法完全不同, 他說: “但凡要順順利利地做成一件事,必須做到三點, 一是在適當的時間開始, 二是穿衣服要穿純色的衣服, 三是佩戴飾物要佩戴溫潤的玉器。 現在主公令您冬天出征, 四季將盡, 萬物蕭條, 是想讓您事事不順; 賜給您兩色衣服, 雜亂無章, 是想要您遠離他身邊; 要您佩戴金玦, 黃金代表寒冷, 玦則代表絕斷。 主公賜給您這些東西, 有什么可以高興的。 ” 狐突頓了頓, 泄氣地垂下頭去, “況且, 就算咱們再努力, 怎么可能殺盡狄人? ”
梁馀子養也站在狐突一邊, 說: “大將統帥軍隊出征, 本來應該受命于大廟, 而且在祭壇下分受祭肉, 穿著常規的軍服。 現在大子得不到常服, 而獲賜這么奇怪的一件衣服,主公的用心, 由此可見。 與其背著不孝之名戰死他鄉, 不如現在就逃跑。 ”
罕夷說得更嚇人: “這衣服很奇怪, 不合常規。 且不說金玦不能回復圓環(玦為半塊圓環, 所以象征不能回復) , 即使回復又怎么樣呢, 主公已經有殺大子之心了。 ”
先丹木面向著營帳大門, 聲音又粗又很直接: “這樣的衣服, 就算是神經病都不會穿。 主公還命令您‘殺盡敵人才可以回師’ , 敵人是殺得完的嗎? 就算殺完敵人, 國內還有奸臣向主公進饞。 不如抗令! ”
中軍大帳內, 一時議論紛紛嚷嚷起來, 大伙兒拍著桌子, 紅著眼睛, 很是激動。
狐突一拉袖子, 說: “既然主公不仁不義, 咱們也沒必要為他賣命, 現在就走, 不干了! ”
羊舌大夫連忙勸住他: “此事萬萬不可! 違反君父之命, 是為不孝; 棄國家大事于不顧, 是為不忠。 雖然天氣和人心都很寒冷, 不忠不孝的事卻是不能做, 要死咱們一起死吧! ”
此話一出, 大伙都安靜下來, 看著主將申生, 等待他的裁決。
申生的臉色一如往日的蒼白和平靜, 他掃視了眾將一遍, 嘴角露出一絲慘淡的微笑,說: “既然父親要我戰, 我便戰, 這件事似乎沒有討論的必要吧。 ”
君要臣死, 臣不得不死; 父令子亡, 子不得不亡。 生于亂世, 生命本來就是一件無常之物, 就讓我申生戰死沙場, 以快君父之意吧!
狐突聽出了申生話中的決死之意, 心里很難受, 他勸申生說: “現在主公宮內有驪姬為亂, 宮外有二五助紂為虐, 亂世已成定局。 此戰您如果失敗, 主公不高興, 有罪; 如果得勝, 主公更加不高興, 還是有罪。 不如別打了, 順從主公的意思, 為晉國的百姓謀取一些安寧吧。 ”
狐突這話的意思和士蒍是一樣的, 是勸申生遂了晉獻公的心愿, 將大子之位主動讓給奚奇, 以免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
申生拒絕了狐突的建議。 他帶領晉國大軍與皋落氏大戰于稷桑, 結果皋落氏大敗, 晉軍完勝。
捷報傳到絳都, 晉國上下都沉浸在勝利的歡樂之中, 大子申生的威望越發提高了。 這對于驪姬來說, 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她指使二五抓緊羅織罪名, 在晉獻公面前集中火力攻擊申生。
這個女人很明白, 奚奇與申生爭奪的焦點不是晉國的百姓, 而是晉獻公這個老頭子。
只要獲得老頭子那關鍵的一票, 奚奇當上大子那是遲早的事。
然而, 老頭子那段時間似乎對二五的讒言也不是很感興趣。 一來申生獲得的勝利讓他沒法不感到滿意, 二來他正在盤算著另外一件國家大事, 沒有太多的精力聽驪姬吹枕邊風。
這件大事便是討伐同姓的虢國。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歷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捕鱼达人2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