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百科 > 蔣琬、費祎相繼執政

蔣琬、費祎相繼執政

2018-12-11 22:15:04 來源:亮劍軍事網

   蔣琬、費祎相繼執政

  (1)魏延與楊儀的訌斗 蜀漢后主建興十二年(234年)八月,諸葛亮在五丈原前線病故,立即發生了其部下兩個文武大員楊儀與魏延爭權訌斗的事件。魏延在跟隨劉備攻取益州、漢中時,屢立戰功,受到劉備賞識。劉備稱漢中王后,將返成都,要物色一員重將以鎮漢川,眾人以為張飛素有驍勇之名,又和劉備關系密切,必然會被選中;張飛也以心自許。可是劉備卻提拔魏延“為督漢中、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全軍都很驚訝!后來諸葛亮北伐時,曾令魏延別領一軍,大破魏后將軍費曜、雍州刺史郭淮于陽溪。次年,延又與高翔、吳班大破司馬懿親自率領的軍隊,獲甲首三千級,迫使懿還保營,說明延確實是很能打仗的。諸葛亮最后一次北伐時,仍以魏延為先鋒,在亮大營前十里駐扎。延既勇猛,又善撫養士卒,可是性情高傲,同僚對他都很容讓,只有丞相長史楊儀不買他的帳,魏延對此十分惱火,有時持刀威脅楊儀,使儀“泣涕橫集”。楊儀頗有才干,善于籌算糧餉,既敏捷、又準確,但秉性狹傲,不能容人。諸葛亮對兩人的文武才干頗為器重,不忍有所偏廢。楊、魏不和之事,連孫權都知道。孫權早就預料,若一朝無諸葛亮,楊、魏二人必為禍亂。諸葛亮臨死前,也預料及此,特地同楊儀、費祎、姜維等商定身后退軍節度事,“令延斷后,姜維次之,若延或不從命,軍便自發。”亮死,楊儀等準備按亮成規,諸營相次退軍。魏延聽說大為惱怒,趁楊儀等尚未動身時,自己率軍徑先南歸,所過燒絕閣道。延、儀各上表指控對方叛逆。魏延行至南谷口,返身與楊儀等軍交戰。儀令王平在前御延,平叱延先登說:“丞相剛死,身尚未寒,汝輩何敢乃爾!”延士眾知曲在延,不肯為之賣命,皆四散奔走。延獨自攜子數人亡奔漢中,被馬岱追及斬首。楊儀竟“夷延三族”。由上可知,延雖很能打仗,但驕傲過分;楊儀雖很有才干,但狷狹太甚,二人都沒有當輔政大臣的條件。
  (2)蔣琬繼諸葛亮輔政 蔣琬,字公琰,荊州零陵郡湘鄉縣人。蔣琬以州書佐隨劉備入蜀,初為廣都長。劉備到廣都視察,見琬政事不理,時又沈醉。怒而將戮之。諸葛亮替琬解釋說:“蔣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也。”備雖未加罪于琬,還是免了他的官。諸葛亮輔政之后,辟琬為東曹掾,典管選舉。建興五年(227年),亮出駐漢中,琬與長史張裔留統丞相府事。建興八年(230年)代裔為長史,加撫軍將軍。亮數北伐,“琬常足食足兵,以相供給”。亮常說:“公琰托志忠雅,當與吾共贊王業者也”。亮曾秘密給后主上表說:“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三國志》卷40《楊儀傳》言:“亮卒于敵場,儀既領軍還,又誅討延,自以為功勛至大,宜當代亮秉政……而亮平生密指,以儀性狷狹,意在蔣琬,琬遂為尚書令、益州刺史。”不久,琬又遷大將軍,錄尚書事,封安陽亭侯。時新喪主帥,遠近危竦,琬出類拔萃,處群僚之右,“既無戚容,又無喜色,神守舉止,有如平日,由是眾望漸服。”延熙二年(239年)琬進位為大司馬。
  大司馬府東曹掾楊戲素性簡略,琬與談論,常不應答。有人對琬說:“公與戲語而不見應,戲之慢上,不亦甚乎?”琬曰:“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面從后言,古人之所誡也。戲欲贊吾是耶,則非其本心,欲反吾言,則顯吾之非,是以默然,是戲之快也”。又督農楊敏曾毀謗琬曰:“作事憒憒,誠非及前人。”有人把這話告訴了蔣琬,主管官吏請推治楊敏,琬曰:“我實不如前人,無可推也。”主管官吏又乞問其憒憒之狀,琬曰:“茍其不如,則事不理,事不理,則憒憒矣。”后楊敏因事被捕入獄,眾人認為蔣琬不會饒恕他,可是蔣琬心無介蒂,楊敏得免重罪,蔣琬對僚屬忠厚寬容,于此可見。
  蔣琬以為昔諸葛亮屢出秦川,道險運艱,未得成功,不如沿漢水東下,乃多作舟船,欲順水襲魏之魏興、上庸二郡。“眾論咸謂如不克捷,還路甚難,非長策也。”琬遂作罷。
  琬與費祎等商議,以姜維為涼州刺史,謀襲取涼州。又以涪(今四川綿陽市)水陸四通,若東北有急,從涪可以奔往接應。延熙六年(243年),蔣琬自漢中還駐涪,琬素有疾,至延熙九年(246年),病勢轉劇,遂卒。
  (3)費祎的政績費祎,字文偉,荊州江夏郡人,少孤,依族父伯仁。伯仁姑,乃益州牧劉璋之母。劉璋遣使迎伯仁,伯仁將祎入蜀,正趕上劉備定益州,祎遂在蜀為官。劉備稱帝后,祎為太子舍人,遷庶子。后主即位,祎為黃門侍郎。丞相諸葛亮南征還,群僚于數十里外逢迎,年位多在祎上,而亮特命祎與己同車,因此眾人對祎無不另眼相看。亮以祎為昭信校尉,出使吳。孫權一向喜歡戲謔使臣,吳臣諸葛恪、羊衜等又博學善辯,論難不已,祎辭順理正,終不能屈。孫權對祎頗為器重,對祎說:“君天下淑德,必當股肱漢朝,恐不能數來也”。因祎奉使稱旨,故多次至吳。建興八年(230年),祎由參軍轉為中護軍,后又為司馬。值魏延與楊儀相憎,祎常諫喻分別,終亮之世,延、儀各盡其用,亦祎居中調解之力。蔣琬體素多病,令祎代為尚書令,延熙六年(243年),晉升大將軍。
  延熙七年(244年),魏大將軍曹爽等發卒十余萬,自駱谷進向漢中。時大司馬蔣琬率重兵駐涪,漢中守兵不滿三萬,諸將皆恐,欲守城不出,以待涪援兵。但鎮北大將軍、統守漢中的王平主張派護軍劉敏等往興勢拒敵。于是劉敏統帥所領往據興勢,多張旗幟,綿亙百余里。次月,費祎督諸軍救漢中。曹爽等在興勢受阻,關中及氐、羌轉輸不能供,牛馬騾驢多死,民夷號泣道路。涪軍及費祎軍繼至。五月,曹爽等引軍還,費祎進據三岺以截爽。爽爭險苦戰,僅乃得過,失亡甚眾。
  由上役看來,當初蔣琬率兵屯涪,是距離前線太遠了。所以后主延熙八年(245年)十二月,費祎又到漢中行圍守。
  費祎當國功名,大致與蔣琬相仿佛,從琬到祎,雖經常不在成都,但軍國大事,慶賞刑罰,都需經過他們同意,然后始能頒布施行,權限是極大的。
  祎性“寬濟而博愛”,這種性格,能得眾心,是其優點,但疏于防范,也是欠缺。延熙十六年(253年),歲首,祎與僚屬舉行大會,飲宴之間,魏降人郭循趁祎歡飲沈醉,以刀刺殺祎。祎素謙素,家不積財,兒子皆布衣素食,出入不從車騎,無異凡人。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蔣琬 費祎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歷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捕鱼达人2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