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百科 > 李傕等之亂

李傕等之亂

2018-12-08 00:42:44 來源:亮劍軍事網

   董卓西歸以前,他已自為太師,官位居諸王之上。他到長安,公卿迎拜,卓不還禮。卓所乘車裝飾極為華麗,同于天子御駕。卓如此驕奢僣擬,適足說明他沒有安定天下的大志。關東諸將的互訌,也助長了他的囂張氣焰。卓以弟旻為左將軍,封鄠侯,兄子璜為侍中、中軍校尉,分別統率軍隊,卓之宗族親戚,盤居要津,卓侍妾懷抱中子亦封侯,未及笄的孫女,則封邑君。卓府第在長安城東堅固營壘中,尚書以下官員處理政務都要到卓府請示。卓在郿縣修建了與長安城等高的塢,號稱“萬歲塢”,多積糧谷于內,夠三十年食,卓自言“事成,雄據天下;不成,守此足以畢老”。

t016f762c608b54a5b0.jpg

  董卓殘忍嗜殺的習性,至此也充分暴露出來,大臣講話稍不合意,即遭誅戮。被俘虜的關東士兵和被捕獲的關西人民更遭到慘不忍睹的折磨與屠戮。因之眾叛親離,人心惶惶。當時朝中大臣受卓倚重的是王允,他是并州祁縣人,“少好大節”,素有名譽。卓入京時,允為河南尹,卓以允為守尚書令,初平元年(190年),進允為司徒,仍領尚書事。獻帝西遷后,卓留鎮洛陽期間,朝政全由王允主持。允對卓佯為尊重,得其信任,獻帝及大臣也靠王允佑護,得以粗安。
  初平三年(192年),王允與司隸校尉黃琬、尚書仆射士孫瑞等密謀誅卓。卓親信部將呂布,并州五原郡九原縣人,初為并州刺史丁原手下親信將領。靈帝死,何進召董卓、丁原進京,卓到京,欲專兵柄,誘布殺丁原而并其眾。布善騎射,膂力過人,號稱飛將,卓對布頗寵信,兩人誓為父子。卓自知怨己者眾,常令布衛護左右。卓性暴急寡慮,忿不思難,呂布因一細事惹卓惱怒,卓立即以手戟擲布,布眼明身捷,躲閃過去,向卓請罪,卓怒始息。自此,布稍銜恨。后布與卓侍婢私通,恐被發覺,心不自安。布與王允同為并州人,允早已著意籠絡布。及布將卓擲戟事吐露給允,允知離間卓、布的時機已至,當即勸布除卓,為朝廷建立奇功。布以與卓有父子關系為慮,允曰:“君自姓呂,本非骨肉,今憂死不暇,何謂父子?擲戟之時,豈有父子情邪?”布遂許諾。
  初平三年(192年)夏四月丁巳,獻帝有疾初愈,群臣朝賀未央殿,董卓乘車入朝,途中步騎夾道,戒備森嚴。呂布使同郡騎都尉李肅率親信勇士十余人,偽著衛士服,待卓于北掖門內。卓入門,李肅即挺戟刺卓,卓內披甲,未得刺入,傷臂,墜車,卓大呼:“呂布何在?”布曰:“有詔討賊臣!”卓大罵:“庸狗,敢如是邪!”布以矛刺卓,令兵斬卓首。布從懷中取出詔書以今吏士曰:“詔討卓耳,余皆不問”。于是吏士皆稱萬歲。百姓歌舞載道,長安士女市酒肉以相慶賀,填塞街市。王允使皇甫嵩往郿塢攻卓弟旻,殺卓母妻宗族。“塢中有金二三萬斤,銀八九萬斤,錦綺、奇玩堆積如山”。
  但是,當此政局發生重大變化的關鍵時刻,身系朝廷安危的王允,卻缺乏應變能力。他原先懼怕董卓,故屈身降志,委曲承奉,殺卓之后,以為再無患難,就居功驕傲,同朝臣接觸,常乏和悅顏色,因之群僚對之不甚親附。王允對呂布也瞧不起,只以劍客待之。呂布自恃功大,嫌允輕己,于是兩人不和。王允的殺蔡邕,即措施失當的事例之一。蔡邕聞卓被殺,只在王允坐前“有嘆惜之音”,王允即視之為卓黨,而收付廷尉獄,蔡邕承認罪過,“愿黥首刖足,繼成漢史”。士大夫及太尉馬日多矜救之,允均不從。終使邕死于獄中。邕雖受卓親用,卻也談不上卓黨,卓所重用的還是王允自己。蔡邕的被殺,頗使卓部屬將吏恐懼。王允之更大錯誤是低估了卓所屬涼州將士的實力,沒有及時頒下赦詔和做出適當安置。當時“悉誅涼州人”的傳言已經廣泛流傳。諸將校以為“蔡伯喈但以董公親厚尚從坐,今既不赦我曹,而使解兵,今日解兵,明日當復為肉矣”。于是他們擁兵自守。原先卓女婿牛輔領重兵屯駐陜縣(今河南三門峽市),曾遣校尉李傕、郭汜、張濟等率步騎數萬往中牟擊朱。當呂布遣李肅持詔書來誅牛輔時,李傕等尚未歸還,牛輔只以見兵就打敗了李肅,說明涼州諸將兵力甚強。牛輔雖然打了勝仗,但仍極膽怯,因營中偶然發生驚擾,便恐懼出奔,致在途中為部下所殺。這又說明輔等涼州將帥實無作為。假如王允措置得當,尚可免除或減輕禍殃。牛輔死后,李傕等始回陜縣。他們甚懷恐懼,不知所措,乃派人到長安請求大赦。王允此時仍不應允。傕等益恐,想各自解散,回歸鄉里。這時討虜校尉賈詡向傕等獻計曰:“諸君若棄軍單行,則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相率而西,以攻長安,為董公報仇。事濟,奉國家以正天下;若其不合,走未晚也”。賈詡,涼州武威人,在軍中素以多謀著稱,他的倡議,立即得到傕等同意。他們乃相與結盟,率軍數千,晨夜西行,邊走邊收兵,臨近長安時,已有兵十余萬,并與卓故部曲將樊稠、李蒙等合圍長安城。長安城墻高厚,本來不易攻下,可是呂布軍中的叟兵(蜀地的少數民族軍隊)發生叛變,導引傕等入城,呂布戰敗,出奔關東。傕等縱兵大掠,吏民死者數萬人。
  早些時候,王允以同郡宋翼為左馮翊(官名,轄今陜西省中部西安市以東之地,故亦作地名用),王宏為右扶風(轄今陜西省中部西安市以西之地)。李傕等欲殺王允,恐二郡反抗,乃以朝命調二人回朝。王宏遣使謂宋翼曰:“郭汜、李傕以我二人在外,故未危王公。今日就征,明日俱族。計將安出?”翼曰:“雖禍福難量,然王命,所不得避也”。翼既不從,宏不能獨留,遂俱就征。果然,二人剛一回朝,傕等便把他們和王允一齊殺害了。
  傕等既掌朝政,欲封賈詡為尚書仆射,詡曰:“尚書仆射,官之師長,天下所望,詡名不素重,非所以服人也”。于是以詡為尚書。賈詡這次給李傕等出了敗壞朝廷的主意,其罪過誠然不小;但從當時李傕等涼州將領兵力之強盛及王允之無應變能力來看,即無賈詡的建議,亦難以扭轉局勢。后來賈詡在傕等與獻帝、大臣之間,也還起了一些從中調解的作用。陳壽在《賈詡傳》稱“詡為尚書,典選舉,多所匡濟,傕等親而憚之”。后來李傕與郭汜訌斗時,賈詡對被他們劫持的獻帝和大臣也曾加以佑護,使傕等的為惡與破壞程度有所減輕。所以從賈詡在這一階段的表現來看,還是壞好皆有的。
  傕等既專朝政,首先給自己加官封爵,傕為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郭汜為后將軍;樊稠為右將軍;張濟為鎮東將軍,皆封侯。傕、汜、稠在長安坐鎮,張濟出屯弘農(今河南靈寶縣)。
  先前,董卓回到關中時,約韓遂、馬騰共同對付山東,遂、騰率眾自隴右到長安。遇上董卓被殺,李傕等以韓遂為鎮西將軍,遣還金城;馬騰為征西將軍,屯駐郿縣。興平元年(194年)二月,騰私有求于傕,未得如愿,怒而欲攻傕,韓遂聞之,率眾來助騰。諫議大夫種邵、侍中馬宇、左中郎將劉范謀使騰襲長安,以誅傕等。邵等謀泄,出奔槐里(今陜西興平縣)。傕使樊稠、郭汜及兄子利擊騰、遂,戰于長平觀下,遂、騰敗,走還涼州。種邵等皆被攻殺。
  樊稠、李利追馬騰、韓遂至陳倉(今陜西寶雞市東),遂謂稠:“本所爭者非私怨,王家事耳。與足下州里人(二人皆涼州人),欲相與善語而別”。于是二人接馬交臂而語,良久始罷。李利回去告訴李傕說:“韓、樊交馬語,不知所道,意愛甚密”。于是傕猜疑稠,又因稠“勇而得眾”,更使傕忌。但在表面上,仍令郭汜及稠開府,與三公合為六府,皆典選舉。傕等競用自己的人,如違其意旨,便忿恚發怒,主管官吏只好按照排隊次序錄用,先從傕起,汜、稠次之。至于三公所舉,則不得用。傕等爭權不和,長安城中盜賊橫行,白日虜掠,傕等分城而守,仍不能禁。有時傕等子弟還帶頭“侵暴百姓”。“是時谷一斛五十萬,豆麥二十萬,人相食啖,白骨委積,臭穢滿路”。
  李傕數設酒請郭汜,有時還留汜住宿,汜妻恐汜愛傕婢妾,思離間之。一次,傕送食給汜,汜妻摻黑豆豉于食內,稱食內有毒,因對汜說:“一棲不兩雄,我固疑將軍信李公也”。于是汜治兵攻傕,戰斗不休。二人爭迎獻帝至其營,傕搶先得帝,其兵入殿中掠宮人、御物。傕徙御府金帛置其營,放火燒宮殿、官府、民房。郭汜則劫留公卿大臣。大司農朱憤懣發病死,太尉楊彪幾乎被汜手刃。傕召羌胡數千人,先以御物、繒綵與之,許以宮人、婦女,欲令攻汜。汜陰與傕黨中郎將張苞等謀攻傕。汜將兵夜攻傕,矢射到獻帝簾帷中,穿傕左耳。傕又徙帝幸其北塢,唯伏皇后、宋貴人跟隨。傕自為大司馬,與郭汜相攻數月,死者萬數。
  張濟聞知,自陜來和解,濟欲遷帝幸弘農,帝亦思舊京,因遣使詣傕求東歸,往返十次,始獲允準。李傕出屯曹陽(今河南靈寶縣東北),以張濟為驃騎將軍,復還屯陜(今河南三門峽市)。遷郭汜車騎將軍,楊定(故董卓部曲將)后將軍,楊奉(原傕將,本白波帥,叛傕)為興義將軍,故牛輔部曲將董承安集將軍。汜等并侍送帝。汜復欲脅帝幸郿,楊定、楊奉、董承不聽。汜恐懼,乃棄軍還就李傕。車駕進至華陰,寧輯將軍段煨供具服御及公卿以下資儲,請帝幸其營。楊定與段煨有隙,誣煨欲反,進攻煨營,十余日不下,煨供御膳,稟贍百官,終無二意。
  李傕、郭汜悔令天子東歸,聞楊定攻段煨,共來救之,因欲劫帝西去。楊定為汜所遮擊,亡奔荊州。張濟與楊奉、董承不和,又同傕、汜共追乘輿,戰于弘農東澗,承、奉軍敗,百官士卒死者不可勝數,于是棄婦女、輜重、御物、符策、典籍,略無所遺。射聲校尉沮被創墜馬,罵傕被殺。獻帝露次曹陽。承、奉乃譎傕等與連和,而密遣使至河東,招故白波帥李樂、韓暹、胡才及南匈奴右賢王去卑,皆率其眾數千騎來,與承、奉共擊傕等,大破之。乘輿乃得進。董承、李樂護衛車駕,胡才、楊奉、韓暹、去卑為后拒。傕等復來戰,奉等大敗,死者甚于東澗。奉等且戰且走,始得至陜,乃結營自守。
  時殘破之余,虎賁、羽林不滿百人,傕、汜兵繞營叫呼,吏士失色,皆有離心。董承、楊奉等乃潛議過河,使李樂于夜先渡,潛具船,舉火為應。獻帝步行出營,岸高十余丈,不得下,乃以絹為輦,使人居前負帝,余皆匍匐而下,或從上自投,死亡傷殘,不復相知。人爭攀船,董承、李樂以戈擊之,不少手指墜入船中。隨帝渡過河者,唯皇后、宋貴人、楊彪以下數十人,宮女皆為傕兵所掠,衣服盡失,發亦被截,凍死者不可勝數。獻帝到大陽(今山西平陸東北十五里),幸李樂營。河內太守張楊使數千人負米來貢餉。獻帝乘牛車到安邑,河東太守王邑奉獻綿帛,悉賦公卿以下,封王邑為列侯,拜胡才征東將軍,張楊安國將軍。派人至弘農與李傕、郭汜、張濟等和,傕等乃放歸公卿百官及宮人婦女。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歷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捕鱼达人2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