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末年,蒙古強勢崛起,不斷發動對金國的戰爭。自從蒙金交戰開始,“聯金抗蒙”還是“聯蒙抗金”問題,一" />
當前位置:首頁 > 戰史風云 >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2016-06-28 23:04:50 來源:亮劍軍事網

南宋末年,蒙古強勢崛起,不斷發動對金國的戰爭。自從蒙金交戰開始,“聯金抗蒙”還是“聯蒙抗金”問題,一直就是南宋君臣爭論不休的的話題。君臣們反復權衡,反復考量,爭執不斷,但卻是誰也說不服誰,就一直往下拖著。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不過,雖說沒有結論,但當看到金國在與蒙古的交戰中,節節敗退的時候,嘉定七年(1214年)開始,南宋停止了給金國的歲幣。金國原本因為和蒙古作戰,無暇顧及這件事。后來在蒙古拿下金國中都以后,由于蒙古受到西域大國花剌子模的挑釁,他們急急忙忙和金國講和,揮師西進,開始了氣勢磅礴的第一次西征。

金國松了一口氣,立刻回過頭來,想教訓南宋,挑起和南宋的戰爭。這場戰爭成為消耗戰,斷斷續續打到嘉定十六年(1223年),誰也沒勝。不過卻讓南宋君臣關于“聯金抗蒙”還是“聯蒙抗金”的話題宣告結束。聯金,那已經不可能了。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雖說聯金不可能了,但是“聯蒙”卻也沒有提上日程。蒙古人曾多次派使者來表達過聯合的意見,南宋只是口頭上,就是不見行動。直到紹定六年(1233年)十月,蒙古人把金國吞得只剩下宋金邊境上蔡州一座孤城的時候,宋理宗才派孟珙為統帥,領兵二萬,運糧三十萬石,履約與蒙軍合攻蔡州。

端平元年(1234年)正月,宋蒙兩軍拿下蔡州,孟珙獲得金哀宗遺骨,俘虜金參知政事張天綱,回到臨安。這一“重大勝利”讓南宋君臣欣喜若狂,百年屈辱終于在這一天沉冤昭雪。宋理宗進行了一系列場面宏大的慶祝活動,大赦天下,舉國歡騰。但是這一歡騰讓南宋君臣覺得多多少少有點美中不足,金國雖然覆滅了,但“三京”開封、洛陽、應天府,以及祖宗陵寢之地的河南卻又到了蒙古人手里,要想把敵酋的遺骨祭獻在祖宗陵墓前都不可能。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不過,有一個好消息是,蒙古人覆滅金國后,主力大軍就北撤回去了,河南只有少數城市有一些蒙古軍在據守,大部分地方都是無人管轄區。這時候,武將趙葵、趙范兄弟向理宗提出了一個“據河守關”的建議。這里的“河”指黃河,“關”指潼關,黃河潼關防線曾是金國最堅固的防線。蒙古雖然滅掉金國,但他們是通過向南宋借道四川,迂回包抄取勝的,黃河潼關一直沒能被他們突破。

如果能把南宋的防線北推到黃河、潼關一線,那南宋的江山便固若金湯了。因此,最好乘現在蒙古人北撤之機,先拿下河南,收復三京,再繼續往北推進到黃河一線。到那時候,即便蒙古人回師打過來,也不怕他們了。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這是一個十分美好的愿望,讓眾多的愛國人士歡欣鼓舞。宰相鄭清之也支持。雖然京湖安撫制置使史嵩之、參知政事喬行簡、翰林學士真德秀等人表示反對。但是剛親政欲有一番大作為的理宗卻很受鼓舞,執意要戰。很快,戰爭就發動起來了。

端平元年(1234年)六月,淮西制置使全子才率領一萬先鋒軍往北挺進,六月末到達南京應天府,七月初占領開封。但這并不表明全子才很能打,而是他幾乎沒受到任何阻礙。蒙古人的破壞力是驚人的,全子才所到之處,幾乎全都是空城。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城父在北宋時曾經是大城市,有“小東京”之稱;而全子才見到的只有十多家居民。被稱為北宋“南京”的應天府也僅有數百余家居民。連《東京夢華錄》和《清明上河圖》中曾描繪過的人口上百萬的當時的世界第一大城市開封,也只剩下區區一千余人。

守軍也只有六百余人。而且這六百余人還全是漢軍。金將崔立叛逃蒙古后被留下來守護開封,蒙古人一走,崔立便被李伯淵等人殺死,把城獻給全子才。同時,蒙古元帥塔察兒知道宋軍北伐后,也不與之交鋒,迅速退到黃河以北。不過他們打開黃河缺口,用泛濫的黃河水阻擋宋軍的行動。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收復兩京的消息讓理宗興奮不已,他迫不及待給他們封官,趙范封為東京留守,趙葵封為南京留守,全子才封為西京留守。西京洛陽還沒有拿下來,理宗就已經把它給封出去了。

不久,趙葵統帥五萬人到達開封,見全子才一直按兵不動,便責備他說:“皇帝都封你為西京留守了,怎么還不趕緊前往收復?”全子才說:“糧草沒有籌集起來,等糧草準備充足以后再發兵。”趙葵可等不得了,他另派徐敏子帶一萬三千人前往洛陽。把開封的糧食收集起來,交給徐敏子,這些糧草僅夠五天之用。這邊派楊義等糧草到位后,火速送往洛陽。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徐敏子于七月二十一日出發,七月二十八日到達洛陽,五天的糧食吃了八天。這期間,蒙古統帥塔察兒已經指揮蒙古鐵騎渡過黃河悄悄逼近洛陽,等徐敏子進入洛陽后,立刻便指揮蒙古軍扎緊口袋,把洛陽團團圍住。同時在洛陽東龍門山區設下埋伏,等待楊義的援軍。

楊義在前行途中,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掉入蒙古人的包圍圈,結果其一萬五千軍隊全線潰敗,所運糧草輜重喪失殆盡,楊義與極少的敗兵逃進洛陽城里。洛陽本來就是一座空城,人煙稀少,根本不可能有補給。被重圍的徐敏子知道久守下去只有死路一條,于是決定從洛陽突圍。但是在斷糧的情況下,如何戰得過百戰百勝的蒙古鐵騎!徐敏子往東突失敗,只能轉道往南。結果在蒙古騎兵追擊下,最后靠吃樹葉,九天之后徐敏子帶著三百殘兵逃回光州。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趙葵聽說洛陽出事后,害怕蒙古人夾擊開封,糧草又久等不到。于是決定撤兵南逃。結果因為紀律松懈,一退便潰不成軍,在蒙古騎兵的追擊,以及蒙古人放黃河水的倒灌下,宋軍大片輜重和糧草都喪失殆盡,士兵被殺死淹死逃跑不計其數。這最后一次所謂的北伐,仍然只落得倉皇北顧。“端平入洛”同樣以美好想象開頭,以全線潰敗告終。失敗的直接原因,第一是糧草沒有及時運到。而糧草供給不及時,又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漕運不通和蒙古人決堤淹沒。

這使得運糧隊伍要繞一個大圈子才能送達。另一方面也有作為負責運糧的史嵩之故意怠慢的因素。鄭清之之所以要積極支持此次北伐,概因史嵩之的部下孟珙在蔡州之勝中搶了大功勞。而史嵩之之所以反對北伐,也是不想鄭清之獲此大功。這兩個史彌遠提拔起來的大臣,他們就這樣暗藏私心,在理宗面前爭寵上位。而理宗卻也不慧,他讓支持北伐的趙葵統淮西兵前往,卻讓不支持北伐的史嵩之用京湖兵送糧,如何不出問題?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北伐失敗的第二個直接原因還有兵力不足,主帥冒進。金國當年據守黃河、潼關讓蒙古人無法突破此防線,但至少放置了近二十萬精銳之師,而且有上百年的經營。宋理宗派出區區六萬人,而且都是步兵,如何能戰勝戰術素養極佳的蒙古騎兵!更何況宋軍還沒有黃河潼關天險可防!再加上主帥趙葵等人軍事才干有限,倉促冒進于前,潰退逃跑于后,這仗注定是打不贏的。

“端平入洛”失敗的深層原因則是開禧北伐后,在史彌遠專政的二十多年里,南宋既沒有修復漕運,鞏固邊防之類的設施準備,也沒有訓練士卒,選拔將領之類的人才準備。反觀蒙古人,西滅西遼,以及花剌子模、呼羅珊等阿拉伯諸國,南滅西夏、金國,可以稱得上打遍天下無敵手。兩相對比,戰爭形勢不言自明。

南宋最后北伐收復三京 卻成為滅國導火線?

這場失敗的冒進,讓南宋不但喪失軍民近十萬,輜重糧草數百萬,還過早地把實力暴露在蒙古人面前,讓蒙古人加快了南征的步伐。若不是蒙古人當時把戰略重心放在西征上,以及國內遇到了皇位轉移等問題,或許南宋早就覆滅了。

相關內容推薦
標簽:
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
戰史風云最新文章
精華推薦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捕鱼达人2破解版